AI教育

我从不同的地方接受AI知识: 统计学课、《集体智慧编程》、《统计学习方法》、西瓜书、Coursera、Github、Tensorflow/Py

小镇

家在小镇 喜欢它的新鲜空气 安静悠闲的节奏 和午后院子摇椅上的阳光微风 也厌恶它的连绵阴雨 虚伪又黏糊糊的人情世故 狭隘的部落气息 和爱面子又爱嚼舌头的文

水上书

朋友圈有不少无计算机行业背景的写作者 在读完阿禅的《如何获取相对靠谱的SARI疫情信息》后,转给了几个朋友。liuqing在点开这篇文章时,帖

谣言与假说

谣言通常不会止于智者,制造精巧的谣言常常需要智者,或者,一批智者。 谣言止于真相。 假说要有意义,它需要有可证伪性。与阴谋论的区别在于后者表达的

新型冠状病毒

可怕的病毒有很多种 最可怕的一种是思想和文化的病毒 无药可救的病也有很多 最严重一种是愚昧和麻木

历史与轻蔑感

对某些成功的历史角色抱以崇敬感,有时需要足够的无知才能得以维持。 这在政治上是常态,有趣的是在思想史上也常如此 罗素在论述洛克的章节里提到 在这点

Dan Ingalls 与 Lively

最近的兴趣集中在 如何构建灵活、实时的编程环境, 为教育、创造和探索提供友好的支持 正在研究以下几个项目: Etoys Dynamicland Croquet Lively 本文主要对 Lively 相关资料做一番梳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