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跑

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你想不干什么就不干什么 -- 伊曼努尔·康德

我今晚不想跑步,就不去跑步,据康德说我还蛮自由的:)

康德是个生活习惯十分规律的人,据说,人们习惯根据他散步经过各人门前的时间来对表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有一回,他的时间表打乱了几天,因为他在读卢梭的《爱弥儿》。所以你看,就连康德都有为爱豆熬夜的时候,世界杯期间,你就不必为迟到罚款的事耿耿于怀了

我不怎么喜欢《爱弥儿》,也不喜欢卢梭,对康德也没什么好感,不过他的自律却是我令我十分钦慕的。

我不是个自律的人,所以需要经常下决心养成好习惯,诸如早睡,诸如夜跑,诸如周五晚上不瞎折腾,弄到周六下午才起床。

暗下决心养成好习惯这种事,和暗下决心戒烟是差不多的,有何难?我是指暗下决心有何难。马克•吐温丧气而幽默地说: 戒烟有什么难?我已经戒过一千次了


我现在大约保持每周一半时间夜跑,比起当时信誓旦旦所下的决心,打了个五折,如果换季,折扣还要更低

下班后,在公司待到太阳将落山的时候出门,骑七号电单车从新街口往玄武湖,我喜欢晴朗有风的傍晚,如果下过雷阵雨就更棒了,空气清新,梧桐树影斑驳。

夜来风雨昼鸣蝉,深巷梧桐影斑斑

情景氛围正是我所喜爱的,想写一首打油诗记一下心情,可惜只得了两句,没敷衍成篇

我骑车不爱走大路,喜欢穿街走巷、拐弯抹角,这和我写代码的风格很不相似。可见你并不能从一些细枝末节里去揣测一个人。人是多面且善变的,认识你自己尚且不易,否则也不必刻在阿波罗神殿上,何况他人

从新街口到玄武湖不过3个地铁站的距离,电单车停地铁站门口,便小跑往玄武湖

据说傍晚空腹跑有益健康,未考究过这据说是不是朋友圈的养生谣言。之所以姑且信之,选择傍晚跑,无非早上起不来,之所以空腹跑,无非吃饱晚饭,就思淫逸而懒得跑了。倒真心希望它是个靠谱的建议,免的哪天某个研究成果出来,建议我晨跑就麻烦了。

人们总是倾向于去相信那些他们所喜欢的理论,然后从一大堆的事件中挑选出能支持这个结论的,而忽视那些可能引起麻烦的。更有甚者如柏拉图,用尽聪明去推导出自己所偏好的理论,却偏偏装作出于对真理的探求,深藏私心

进公园大门,发现里锻炼的人挺多,来此的原因,一部分估计和我一样,觉得健身房太闷了,小姐姐又少。

我一般的夜跑路线如下图

这条路线沿途风景最为丰富

入园中,在第一个岔路往右跑,至一处码头,往湖中延伸,正对紫峰大厦,常有人在此拍婚纱照。傍晚十分,慢跑至此,便到了玄武湖里看夕阳最好的地点之一(另一处月季园前头的小桥上)

如果赶上暴雨前夕,风起云涌,晚霞满天,而夕阳未落,风景最是动人

当时发朋友圈的这张照片,所配的注脚是:浮舟趁晚霞。如此光景,总会让我想到《颐和园》中的一幕:傍晚时分,余虹和周伟在颐和园中划船,任由小船湖中飘荡,什么也不做,与小船、湖泊、周围暮色融为一体

我曾为《颐和园》里的这一幕写道:

天际艳如血
浮舟趁晚霞
火势燎原后
余灰辨蒹葭

云层变化莫测,每天傍晚于此 看到的景色各有不同

如果你不耽于一处风景,继续前行,跑到月季园前头的小桥上,则另是一番风景,小桥离公园大门较远,而行人少些,傍晚时分,于桥上发呆,晚风浩荡,湍急如水。

我喜欢户外的原因之一是,风景不是静态的,拂过身体的晚风,周围的白噪音与蝉鸣,路过的姑娘身上的香气,都会影响你所感受到的风景,这是一种沉浸式的体验,我想这也是为何风景无法被照片所捕获的原因。如果你习惯波特兰.罗素式的讨论,可能说这完全取决于风景二字的定义和用法,我将风景视为一种综合感受。

喜欢在桥上停留一会儿到天色将暮再出发,有时会遇到云彩缤纷

若是秋冬季节,站在桥上发呆,可望见前方水边,蒹葭苍苍,一阵风来,冻雨将至,摇曳水边,令人有些莫名的惆怅

从桥上折回月季园方向,过月影桥,往西北跑,路过樱洲、莲花广场、芳桥。从紫藤花架往西南,是我觉得夜跑正式开始的地方,至此天色已黑,这段路一路沿水,行人不多。我喜欢跟着呼吸的节奏一路跑去,当你把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的时候,注意力将高度集中,而疲惫感却不易积累,颇似冥想

跑到翠洲,小路错综复杂,我每次爱挑没走过的小路,南面沿水小路最为曲折,路的两侧,北边芦苇茂盛,南边湖面波光;一路跑去,有一段路北侧一排大树,品种我认不出。但我想有一人一定能轻松认出,她乐于介绍种种所见的树木、花朵,乐于一路谈论光怪陆离的故事,谈论她昨天的亲身见闻、她小时候的见闻、她独自一人出远门的见闻;谈论她所钟爱的那些朋友的故事、她所钟爱的那些朋友出远门的故事;谈论她昨晚读过的的小说、她周末赶论文还挤出时间读的小说...无边无际。可惜我们再也不会有机会一起跑步了

道路旁边的树上,挂着大灯,用塑料的藤蔓遮挡,仿佛头戴树叶,躲在上头准备打游击战。我一向不能欣赏公园树上,五光十色的灯光点缀其间这种审美,尤其令我费解的是,眼前的这些大灯,颜色还会同步渐变。每个瞬间都在变化着颜色,投影到树上。我暗地猜测这是技术人员偷偷加上的feature,他刚学会for循环,能得不行,如果你问他

But why

他将回答说

Because I can

当然,也不排除 主事者沉迷于古典哲学,又恰好是赫拉克利特的信徒,想给我们以万物皆在流变之中的警示。这样一来,这些烦人的、循环着变来变去的灯光就是一种后现代艺术了。如果你愿意,你甚至可以说它暗示着尼采的永恒轮回,take it easy, 通往“大师”的捷径之一是言之成理的胡扯

从翠洲出来,过旭桥,T恤已经湿透,旭桥坡度较大,往上跑听得到周围跑步者有节奏的喘息声。久不锻炼,初次跑到这儿,我也开始喘息,感慨体力大不如前。之后经过一周多的恢复,似乎又恢复到了大学时的状态,身体的灵活性和敏捷度明显提高。我的速度和耐力一向还算不错,高中时参加4x100米,我们班是年级第一,我跑第三棒;大学体育课的1000米测试,比满分还快了10来秒。我喜欢跑步后读书和写东西,身体的劳累反而带来了脑袋的清明。

从翠洲门往南跑,在水岸听风一带,不少散步者沿岸而坐。水岸听风这个名字真好听,春天的傍晚来此,莺莺燕燕,细雨微风,不免让人想到

金陵玉树莺声晓
秦淮水榭花开早
谁知道容易冰消

往湖中望去,隔岸灯火,一片温柔

灯如唇色有余温
隔水喧嚣渐不闻
路转亭边惊回首
一痕香似那年人

发朋友圈这张照片,给的注脚是

在/山的那边/水的那边/没有蓝精灵
有/流浪歌手/汉服姐姐/彼岸的风景

继续往前,就到了夜跑途中经过的最后一座桥--钟毓桥,名字想来来自钟灵毓秀,再前行,路过太阳宫到了龙蟠路,夜跑至此结束,开始返程。我喜欢走一段路再骑车,路过超市的时候要一瓶冰水,一口喝下半瓶,心满意足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