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聚变、方所与半宅空间

上上个周末,@xudong 来了趟广州,我们一同逛了好些地方。

在那之前,我对这个题目的理解是: 是一个连接助词。此外,不知所云。核聚变是什么鬼?方所是什么鬼?半宅空间又是什么鬼?

那是个奇妙的周末。几乎所有趣事都在预料之外。

核聚变

@xudong 周五晚上从北京过来,坐一宿动卧,周六带着我参加核聚变

我们先逛了一下我目前所在的办公室(codelab的新办公室还在设计中),@xudong很喜欢办公室里形状不规则的书柜。

之后我们打车从中信广场去往保利世贸中心博览馆。

核聚变所在的场馆很难找,一路上上下下,仿佛爬了个山。途中你会路过各种硬核的地方,比如说这个适合用来拍摄好莱坞室内飙车桥段的场地。

进馆时,时间还早,已是满满人气,可见大家都是铁粉。

核聚变机核主办,是个游戏展。@xudong对游戏文化感兴趣,是机核的听众,给我推荐过几期机核的播客,内容都很精彩。

我小时候是个游戏迷,在没有网络和攻略的年代,花了无数个暑假,探索红白机里各种游戏的彩蛋。小学时曾旷课玩游戏,被罚打扫一周的卫生。初中以后就很少玩游戏,不知为何总提不起兴趣,这种状态持续至今。Switch重新唤起我对游戏的热情,主要便是受@xudong的影响。

我在南京的时候,@xudong曾专程花了个周末跑过来,跟我安利机核最近的一期节目,和游戏里的哲学。我们在南京街头漫无目地行走,聊着游戏、虚拟世界、现实、禅与康德。

说回核聚变,现场很是热闹。不同区域,有不同的游戏可以试玩,排队时间长短不一。

一进场,我就被Labo吸引。

这是Switch Labo套件之一,玩家手握瓦楞纸制作的方向盘,操控各种交通工具,上天下水。我最初被Switch吸引便是因为Labo套件。

我们排队玩了一局分手厨房,主办方一上来就将游戏关卡选的复杂, 大家完全不懂在干嘛,没通关也没拿到纪念品。后来据说把关卡调简单了,@xudong后来和别人组队重玩了一局,拿到了纪念品。

我很少玩游戏,大多参展的游戏我都不熟悉,就也没什么排队试玩的热情,不过现场氛围确是很好。我四处闲逛,看大家玩得不亦乐乎,倒也看得开心。@xudong在玩刺客信条的时候,我看到边上的洛克人游戏有趣,是翻新版,想试玩,眼前有个哥们技术很糟,耐性却十足,一个关卡试了大半天也不罢休,看得我想抢了他的游戏手柄。我小时候善于动作类游戏,尽管多年不玩,手感似乎还在。之前和@L在一起的时候,偶尔帮她玩动作类游戏,把手笨的她羡慕的不行。可惜始终没等到前头那位哥们交出游戏手柄。

我们准备离开会场的时候,@xudong发现在群里有个群友晒了张现场照片,于是便约着面个基,架势好像失散多年的兄弟,“少孤为客早, 多难识君迟”。对方也是两人,都是广州本地人,热情的很,也聊得来,于是便带着我们四处闲逛,吃吃喝喝。

方所

方所是一家书店。同行者中@LL喜欢看书,读的是艺术,明年硕士毕业。我和@xudong也都爱看书,@LL便带着我们逛了几家他觉得还不错的书店。

先逛了k11的言几又,书店大是大,装修也派头。但感觉像华丽的商场,没多少打动我的地方。留下印象的只一个拼木玩具:

机器人由木片拼搭而成,是个音乐盒,店员告诉我说,这个用于展示,不卖。

言几又出来,在花城广场走了一圈,我偏爱广州图书馆的建筑外观,桀骜不驯,不肯规矩,巍峨挺拔。之后在路边打车往方所,@LL说他平时去方所多些,那儿常有一些不错的文化活动,邀请的人都还挺有意思。他有一本陈丹青的签名书,便是在方所遇到的陈丹青。@LL说陈的一些言论犀利有趣,我很赞同。我在南京的时候,住处选在二楼南书房附近,偶然夜里去书房读到陈丹青写的东西,是个真实而有趣的人。

一个人如果活得真实,多半就有趣。在这个意义上,同行者3人都算有趣之人。

路上与@LL聊到现代书店的转型,我给@LL推荐了南京广州路的先锋书店、二楼南书房和碧山书局,这是我最喜欢的三家书店。@LL说他去过几次南京,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定居城市。@LL研究的方向是中国山水画。

方所正是我喜欢的那一类书店。路上听@LL描述,我便知道它会是我喜欢的地方。方所里有很多戳中我的东西,从灯饰、沙画到书籍。

我们先来说说沙画。见到这个东西,几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它。沙画是一副动态的画。像一个扁平的沙漏,漏下的沙子有多种颜色。沙子沿着重力的方向堆叠,深浅不一,画出山的样子。像乌镇木心纪念馆里木心的画,寂寥、幽远。 @LL赞同“像木心的画”这个看法。

展示一副动态的。

说到书籍,在方所里,看到很多罗素的书,令我十分开心。我着实读了不少罗素的书,除开他那些有名的书,像《西方哲学史》、《哲学问题》、《人的理性》之类的,要找到他没那么有名的书就不容易了,但这儿真有不少。你知道的,一个人要是喜欢上一个作家,他非竭尽全力找来那作家所有的书不可,寻思着有朝一日将它们通通读完。当真把书都找来了,遇到其中晦涩的,是不是硬着头皮读完,就又是另一回事了。此外维特根斯坦、休谟、福柯,也有好多书在附近,这令我更加愉快。

我们索性把书店的话题一次说完。离开方所后,@xudong计划去1200bookshop坐会儿,如果附近有酒吧,顺便喝一杯。我不能喝酒,偶尔陪朋友去酒吧,我都点的饮料。

1200bookshop在我办公室附近,是家24小时不打烊的书店,slogan写得温暖:

为一座城市点燃一盏深夜的灯。

有些《冰与火之歌》里长城边上守夜人的味道。

后来我们觉得逛了一天有点累,不如明日再来。

次日一早来到1200bookshop坐着读了会儿书。我在门口看到钱钟书的《谈艺录》,拿起来翻了翻,发现是一本诗论,读来挺无聊的。只一页觉得有趣,钱钟书在「性情与才学」一节里写道:

王济有言:“文生于情。”然而情非文也。性情可以为诗,而非诗也。诗者、艺也。艺有规则禁忌,故曰“持”也。“持其情志”,可以为诗;而未必成诗也。艺之成败,系乎才也。

很喜欢这段,读之再三。

此后又翻了几页木心的东西。@L喜欢木心,曾给我读过一些他的诗,我们一起去乌镇的时候,也是她带我逛的木心博物馆。

翻到木心谈写作,说道:

写作是快乐的。如果你跳舞,画画很痛苦,那你的跳法,画法大有问题。

之后在书店里看到不少有趣的东西:

在我们看书的时候,@s同学给我发信息说他从林和西地铁站D口出来了。我便出去接他,@s同学在南京上学,读大三,喜欢四处旅行,刚去了趟香港。与@s结识是因为,有一次他们学院院长邀请我和@曾老师去他们学校做个技术分享。刘院长推荐了2个比较优秀的学生过来一起交流。@s是其一。后来我们一直保持联系。@s同学对技术很有热情,谦虚好学,近期写了个小程序,想当面问下我的意见,这便是此次碰面的原因。我对前端和产品都不熟悉,给不出有价值的意见,便让@xudong试用,@xudong给了不少很有价值的意见。

@s与我们一起在书店待了会儿,之后三人边走边聊。约着下午去半宅空间

半宅空间

半宅空间是我们在核聚变上见到的参展商,前头那个Labo游戏展台就是他们的。他们的传单上这样写着:

游戏、动漫、电影的聚会胜地

可能是真正的肥宅快乐屋

文质相符!我们确实度过了愉快的一个下午。

半宅空间藏在广州美院附近的一个小巷里,为了找到它真费了不少功夫。小店可能才开不久,名气不大,人迹寥寥。包厢费用是每个人2小时45元。我们约了昨天认识的@z和@LL,@z说正好在附近。10分钟就过来,@LL要赶毕业论文,就不来了。

我们冲着游戏而来,所以没怎么关注动漫、电影,里边有不少动漫书。

周六的核聚变给我的冲击很大,那些极富创意的想法、极为有趣的交互、令人会心一笑的彩蛋,好多都出现在游戏中,我想把这些好东西接入到我的scratch3-adapter,给人们以惊喜和乐趣。我在考虑接入哪个游戏平台合适,@xudong建议我都试试。接入的方式我基本也想好了,一方面,可以通过蓝牙将任何东西模拟成手柄。如此一来,我们就能将scratch3-adapter中的所有事物与游戏连接,我们可以让一个人用实际的肢体动作来打拳皇;或者用瓦楞纸制作的开关,引爆游戏中的炸弹💣。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将switch手柄(joy-con)当作传感器来用,通过将其积木化,来驱动其他现实世界的东西,而不只是游戏。 (关于这点,我们已经做到了:看这里

我希望接入各类精彩的游戏,而其中的体感游戏又是我尤为关心的一块。这些游戏适合人们聚会时玩,适合互动与社交。

我们先是玩了Switch Labo套件,拿了机器人套件和五合一套件。我们演奏瓦楞纸叠成的钢琴、驾驶瓦楞纸制作的摩托车。

我们对它们的原理深感兴趣,便小心地将模型拆开,猜测其中的原理,彼此沟通争论,不久达成共识,理解了这些东西是如何设计的,joy-con黑魔法的核心设备之一是红外摄像头,利用反射来识别物体。我们把如何hack它都想好了。这令我非常振奋。

把玩了好几个labo模型后,@xudong给我介绍了Toy-Con Garage,我很快被这个创意所震惊。任天堂在scratch和blockly之外,独立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积木化编程工具,它优雅简单,容许如此广泛的创造。社区里有人用它做了许多极具创意的东西,诸如这个手风琴:

我之后花了一整个周末,看了很多的社区作品,又通过亲手操作掌握了Toy-Con Garage编程技巧, 之后决定成为一个Labo hacker!

因为Labo,我彻底成了任天堂的粉丝,在学习Toy-Con Garage编程系统的同时,我把维基百科上和任天堂、Switch相关的词条全部读了一遍,和@xudong约着有机会的话去京都参观一下任天堂总部。

Switch远不只是一台经典意义上的游戏机。我喜欢维基百科任天堂Labo词条里写的

时代周刊则认为,LABO证明了在任天堂眼中Switch更接近娱乐设备而不是传统的电子游戏机。在聚会游戏《1-2-Switch》中Joy-Con可以充当乒乓球拍或是剑等几乎一切道具,而任天堂LABO正是这一概念的演变,与市场上其他顶级电子游戏机提供的东西截然不同。

这也是我对Labo和Switch如此感兴趣的原因。

说回半宅空间,@z对于半宅空间的总结很精彩,他说这是年轻人的棋牌室, 他们以不同于他们父辈的方式取悦自己。

我的同学们,过年回去常约打牌、麻将,出于乐趣和社交可能各占一半的原因。我对棋牌活动总也提不起热情,一半的原因可能是脑子不够好用,总也玩不好棋牌,而且Get不到其中的趣味。

所以这类集会我几乎都没参加,如果以后大家能约在半宅空间,我铁定去的。

参考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