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夫·乔布斯传

---摘自沃尔特·艾萨克森 《史蒂夫·乔布斯传》---

  • 我遭遇的是自己从未遇到过的另一种形式的权威,而且我不喜欢它。他们几乎都要制服我了。差一点儿他们就把我身上所有的好奇心都赶走了。

  • 他们设法让别的孩子说出了自己自行车锁的密码。然后我们跑出去把所有的锁都调换了

  • 如果你提不起他的兴趣,那是你的错。

  • 他的父母“都知道责任在学校,学校没有激发我的学习兴趣,而是让我去背一些没用的东西”。

  • 敏感又偶尔迟钝,易怒而又超然,这也是他以后生活中的状态。

  • 她给了我一本练习簿,上面都是数学题,她说要我带回家把题目解出来。我心想‘你是不是疯了?’这时她拿出一只超大的棒棒糖,在我看来地球也不过这么大吧。她说,你把题目做完之后,如果大多数都做对了,我就把这个给你,再送你5美元。我用了不到两天就做完交给她了。”几个月之后,他不想再要奖励了:“我只想学习和让她高兴。”

  • 杂志,1968年7月,该杂志在封面上刊登了一张令人震惊的照片,照片上是比亚法拉的一对饥饿的儿童。乔布斯把杂志带到教堂,质问牧师:“如果我举起我的手指头,上帝在我举之前就知道我要举哪一根吗?” 牧师回答说:“是的,上帝无所不知。” 于是,乔布斯拿出那期《生活》杂志的封面,问道:“那么,上帝知道这些吗?他知道这些孩子身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 乔布斯宣布,他再也不想崇敬这样一位上帝,他再也没有去过教堂。

  • 当基督教太过基于信仰,而忽略了以耶稣的方式生活或者从耶稣的角度看世界时,它的精髓就消失了,

  • 这只小动物才落地几分钟就挣扎着站起来开始走路。“这不是它通过学习获得的技能,而是与生俱来的,”

  • 他没什么同龄的朋友,却认识几个沉浸在20世纪60年代晚期反主流文化浪潮中的高年级学生。那时候,极客和嬉皮士的世界开始显现出一些重叠。“我的朋友们都很聪明,”他说,“我对数学、科学和电子学感兴趣,他们也是,而且大家都喜欢迷幻药和反主流文化。”

  • 他在家中连接了几个扬声器。扬声器也可以用作麦克风,他在自己的衣柜里建了一个控制室,这样就可以偷听其他房间的声音了。

  • 我很幸运,因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父亲以及希斯工具盒都让我相信,我能做出任何东西。”

  • 朗还让乔布斯加入了惠普探索者俱乐部,这是个每周一次的聚会,每周二晚在公司餐厅举行,大概有15个学生参加。“他们会从实验室里请来一位工程师,给我们讲讲他正在研究的东西

  • 探索者俱乐部的孩子们被鼓励做一些项目,乔布斯决定做一台频率计数器,

  • 乔布斯的心智也快速发展,他发现自己既沉浸在极客的电子世界中,又喜欢文学和创造性的尝试。

  • 他有一种奇普先生(Mr. Chips)般的魔力,可以给学生解释清楚电子学原理,并把原理联系到实际应用中,例如怎样将电阻和电容串联和并联,然后用这些知识来制作放大器或者无线电设备。

  • 麦科勒姆先生觉得电子学就是新的汽车维修。

  • 乔布斯的父亲是个高中辍学生,他在修理汽车的过程中学会了如何通过买卖零部件赚取可观的利润

  • 沃兹的父亲还教给了他其他一些东西:绝不撒谎,这深深扎根于他那单纯、不善社交的个性之中。

  • 我不想成为一个像史蒂夫那样的高端人物。我爸爸是个工程师,那也是我想做的。我太腼腆了,永远不可能成为像史蒂夫那样的商业领袖。

  • 到了四年级,沃兹尼亚克成了他自称为“电子小孩”的那一类人。对他来说,盯着一只晶体管要比跟一个姑娘眉来眼去来得容易。

  • 因为精通布尔代数,他惊奇地发现其实计算机系统一点儿也不复杂,反而非常简单。八年级的时候,他基于二进制理论造出了一台计算器

  • 搞硬件的人才愿意玩这个游戏,搞软件的都太胆小了。

  • 他叫史蒂夫,跟你一样喜欢恶作剧,也跟你一样喜欢电子学。

  • 史蒂夫和我就在比尔家门前的人行道上坐了很久,分享彼此的故事——大多是关于我们搞的恶作剧,还有各自做过的电子设计

  • 我很难向别人解释清楚我做的设计,但史蒂夫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我喜欢他。他瘦巴巴的,但是充满了活力。

  • 沃兹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比我还懂电子学的人

  • 乔布斯在家园高中的时候曾经组织过一个俱乐部,进行音乐灯光表演

  • 他会让画面一直模糊着,直到有人去碰一下天线。最终他会让一群观众以为扶着天线的同时还必须单脚着地或者手放在电视机顶部。

  • "嗨!我们正在给你打免费电话!我们正在给你打免费电话!"沃兹尼亚克大喊着。电话那头儿的人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也有点儿不耐烦。乔布斯插话了:“我们正在加利福尼亚给你打电话!在加利福尼亚给你打电话!用一只蓝盒子给你打电话!”这番话很可能让对方更加困惑了,因为他也在加利福尼亚。

  • 所有的零部件价值40美元,乔布斯决定以150美元的价格出售。

  • 仅用一小块电路板的装置,竟可以控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

  • 沃兹尼亚克就是个文雅的天才,他创造出一项很酷的发明,然后就算送给别人他也很高兴;而乔布斯会想出法子让这个发明方便易用,然后把它包装起来,推向市场,赚上一笔。

  • 他学会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别人,他喜欢在长时间的沉默中断断续续地加入语速极快的讲话。这样一种激情和冷漠的奇怪组合,再加上那一头及肩长发和稀疏的胡茬儿,让他看上去就像个疯癫的萨满巫师。他时而展现超凡魅力,时而让人毛骨悚然。“他不断变化形象,看起来有点儿半疯,”布伦南回忆说,“他经常焦虑不安,好像有无尽的黑暗包围着他。”

  • 那段时间我听了很多巴赫的音乐。就在一瞬间,整个麦田似乎都在演奏巴赫。在当时,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妙的感触。巴赫的音乐在麦田里飘荡,我觉得自己就是交响乐的指挥。

  • 那年夏天,布伦南用了很多时间画画。她非常有才华,画了一幅小丑的画送给乔布斯,他一直把它挂在墙上。乔布斯平时就写写诗,玩玩吉他。他有时候会对布伦南非常冷血和粗鲁,但有时候又十分迷人,可以轻易说服别人接受自己的意愿。“他很开明,又很残酷,”她回忆说,“真是一个奇怪的组合。”

  • “耐心”这个词,从来就与乔布斯沾不上边儿。

  • "去念斯坦福的人,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他说,“他们一点儿艺术细胞都没有。我想要上的是更富有艺术性的、更有趣的学校。”

  • 《此时此地》(Be Here Now),这是一本介绍冥想及致幻剂的美妙之处的书

  • 我开始意识到,基于直觉的理解和意识,比抽象思维和逻辑分析更为重要。

  • 不用消化食物,就可以让你获得很多活力。我当时状态很好,我觉得自己随时可以走路去旧金山

  • 素食主义与佛教禅宗,冥想与灵性,

  • 电子极客的暗流仍在涌动,并在将来的某一天与他身上的其他特质完美地结合。

  • 走到哪里都是一双凉鞋和一身飘逸的印度长袍。

  • 弗里德兰也觉得乔布斯十分有魅力。“他总是光着脚走来走去,”他后来对一位记者说,“让我感到震撼的是他的激情。他只要对一样东西感兴趣,就会把这种兴趣发挥到非理性的极致状态。”乔布斯熟练掌握了利用凝视和沉默来征服别人的技巧。“他的招数之一就是死死盯着正在和他讲话的人。他会一直注视着对方的眼睛,然后问一个问题,要对方在不回避他目光的情况下回答。

  • 乔布斯也从弗里德兰身上学会了怎样让自己成为焦点。“罗伯特是个非常善于交际也非常有魅力的人,一个真正的推销员。”

  • 乔布斯很快厌倦了大学生活。他喜欢待在里德学院,只是不想去上那些必修课。

  • 乔布斯拒绝去上那些必修课,而是去上自己感兴趣的课,比如舞蹈课,在那里他既可以享受艺术,还有机会见到女孩子。

  • 他在那场著名的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演讲中提到,“我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也不知道大学能如何帮我搞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标,但我却在花着父母的毕生积蓄。所以我决定退学,我也相信,一切都会顺利。”

  • 他并不是真的想离开里德学院,他只是不想再付学费,也不想再去上那些提不起他兴趣的课程了。让人吃惊的是,校方竟然容忍了这一切。

  • 我一退学,就不用去上那些我不感兴趣的必修课了,我可以去上那些看起来有意思的课

  • 乔布斯总是有意识地将自己置身于艺术与科技的交汇处。

  • 在此期间,乔布斯在里德学院作为一名边缘人物,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他大多数时间都光脚走路,下雪天的时候穿着凉鞋。

  • "提升我们觉悟的是禅宗,还有迷幻药。"即便是后来,他依然赞扬致幻剂让自己得到了更多启发。“使用迷幻药是一段意义非凡的经历,也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迷幻药让你看到硬币的另一面,当药效退去之后你就记不清楚了,但你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它让我更清楚什么是重要的——创造伟大的发明,而不是赚钱。我应该尽我所能,在历史和人类思想的长河中留下一些东西。”

  • 其中的一则广告吸引了乔布斯的目光,其广告语是:“在享乐中赚钱。”

  • 他有一项能力——是弗里德兰也具有的、乔布斯日后也学会了的——就是将个人魅力转化为说服力,通过个性的力量进行劝诱、胁迫以及扭曲事实。

  • 奥尔康做出了一台游戏主机,然后将它安装在了森尼韦尔国王大道的一家酒吧里。几天之后,布什内尔接到电话说机器坏了。他派奥尔康去查看,发现问题出在游戏机被硬币塞满了,再也塞不进去了。他们靠这个狠赚了一笔。

  • 但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些东西。他非常聪明,富有激情,对技术狂热。

  • "这家伙是个该死的有体臭的嬉皮士。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还有,我根本没法儿跟他相处。"乔布斯坚信,虽然他不用香体剂,也不会定期洗澡,但他以水果为主的素食习惯不仅会消除黏液,还能去除他的体味。这是个错误的理论。

  • 他比其他与我共事过的人更加有哲学气质,”布什内尔回忆道,“我们曾经讨论过自由意志和宿命论的比较。我倾向于认为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我们的人生都是被规划好的。如果有足够的信息的话,我们可以预知一个人的行动。史蒂夫的观点与我正相反。”这一观点与他“意志的力量可以改变现实”的信念是一致的。

  • 乔布斯通过改进芯片,做出了更有趣的设计和更人性化的人机交互,进而完善了公司的一些游戏。

  • 我迷上了觉悟的想法,想要弄清楚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该怎样融入这个世界。

  • 通过苦行体验、感官剥离和返璞归真来寻求觉悟

  • 早上和晚上他会冥想和禅修,其他时间会去斯坦福大学旁听物理学或者工程学的课程。

  • 直觉是非常强大的,在我看来比思维更加强大。

  • 如果你坐下来静静观察,你会发现自己的心灵有多焦躁。

  • 我从禅中学到的真理就是,如果你愿意跋山涉水去见一位导师的话,往往你的身边就会出现一位。

  • 这一疗法基于弗洛伊德的理论:心理问题都是由儿童时期被压抑的痛苦造成的。亚诺夫认为,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再次经历那些痛苦时刻来治愈——通过尖叫来彻底地发泄那份痛苦

  • 全身心投入其中。这之后你就会获得更深刻的见解。

  • 他把乔布斯叫进办公室,在自己的小黑板上画出了草图,然后叫他去设计。布什内尔告诉他,如果使用的芯片少于50个,那么每少用一个,就会有一笔奖金。布什内尔心里清楚乔布斯并不是一个杰出的工程师,但是他猜测,乔布斯会招来总在附近晃悠的沃兹尼亚克,他猜对了。“我把这看作是买一赠一,”布什内尔回忆道,“沃兹是个更加优秀的工程师。”

  • 乔布斯说任务必须在4天内完成,并且要使用尽可能少的芯片。乔布斯没有告诉沃兹,截止日期其实是自己定的,因为他需要赶去团结农场帮忙迎接苹果丰收。他也没有提到少用芯片会有奖金。

  • 史蒂夫捣弄电路板的时候,我就玩我最爱的赛车游戏《极速赛道10》

  • 雅达利的这段经历帮助乔布斯塑造了商业和设计之路。他非常欣赏雅达利“投入硬币——躲开克林贡人”这样的游戏简洁性和用户友好性。“那种简洁性影响到了他,让他成为了一个十分注重产品的人。”

  • 布什内尔也同意这一说法。“企业家身上有一种很难描述的气质,我在乔布斯身上看到了那种气质,”他说,“他感兴趣的不仅仅是工程技术,还包括商业方面的一些东西。我教他,如果你表现得好像你能做某件事,那就能起作用。我告诉他,你装得好像自己掌控了一切,别人就会以为你真的掌控了一切。”

  • 嬉皮士信仰与计算机力量的交融,思想与科技的结合,都在史蒂夫·乔布斯的身上得到了体现。他早晨冥想,然后去斯坦福旁听物理学课程,晚上在雅达利工作,并梦想着能创办自己的事业。“

  • 而当蒂莫西·利里宣称个人电脑已经成为了新的迷幻药,并将他那句著名言论[2]改写成“开机,启动,接入”(turn on,boot up,jack in)

  • 为什么那些来自湾区的沉溺于摇滚乐和毒品的叛逆反主流文化分子,最终帮助创建了个人电脑产业。“那些开创了21世纪的人,都像史蒂夫一样,他们是来自西海岸、吸着大麻、穿着凉鞋的嬉皮士,他们会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问题。”他说,“东海岸、英格兰、德国以及日本的等级制度不鼓励这种与众不同的思考方式。60年代孕育的这样一种无政府主义的思维模式,恰恰有助于人类对一个尚不存在的世界展开想象。”

  • 但有一小部分人——也就是后来被称作黑客的人——欣然接受了电脑并开始将它们转变成解放的工具。这一举动后来被证明是通向未来的正确道路。”

  • "向人民传输计算机的力量。"该组织偶尔会在周三的晚上举行聚餐,戈登·弗伦奇(Gordon French)和弗雷德·摩尔(Fred Moore)是两位常客,他们决定成立一家更正式的俱乐部,大家可以在这里分享个人电子设备的最新消息。

  • 你想搭建自己的计算机吗?抑或是终端机,电视机,打印机?”传单上这么写着,“如果是的话,来参加与你志趣相投的人们的聚会吧!”

  • 另外还有差不多30人出现在当晚的聚会上,弗伦奇的车库都被挤爆了,大家轮流介绍自己的兴趣爱好。摩尔的会议记录显示,沃兹尼亚克说他喜欢"视频游戏、酒店里的收费电影、科学计算器设计以及电视机设计"

  • 利用一枚微处理器,他就可以将小型机的一部分性能转移到终端机上,这样终端机就可以变成一台独立的小型台式机。

  • “那是历史上第一次,”沃兹尼亚克后来说,“一个人在键盘上按下几个键,然后在面前的屏幕上看到对应的字符立刻被显示了出来。”

  • 这个会议已经吸引了100多个狂热爱好者

  • 摩尔为这个俱乐部灌输的精神就是交换与分享

  • 沃兹说:“这个俱乐部的主题就是乐于奉献,帮助他人。”这是黑客伦理的一种体现:信息应该是免费的,也不能迷信权威。“

  • "请大多数业余爱好者们意识到,你们的软件都是偷来的。这公平吗?……你们这样做只会让别人不再愿意编写好的软件。谁能承受得起无偿进行专业的工作?……如果有谁愿意付钱的话,给我来信,我会很感激。"(比尔盖茨))

  • 与盖茨类似,史蒂夫·乔布斯也不希望沃兹尼亚克的发明——不管是蓝盒子还是电脑——是免费的。所以他说服了沃兹,让他不要再免费送出他的设计原理图。反正大多数人也没时间来自己搭一台电脑,这是乔布斯的理由。“我们为什么不做好主板然后卖给他们呢?”这就是他们合作关系的一个写照。“每次我设计出一样很棒的东西,史蒂夫就会找到办法来赚钱。”

  • “苹果”——这是个明智的选择。这个词立刻释放出友好而简洁的信号。这个名字既有一点儿标新立异,

  • 这两者根本扯不上关系啊!如此一来,就增加了我们的品牌知名度。

  • 他的理由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师,只有和一个伟大的营销人员合作,才有可能被世人所铭记,

  • 乔布斯有虚张声势的本事,这让他可以做成事情,虽然有时候要操纵别人。他有时候极富魅力,甚至让你着迷,但他也可以冷酷、残忍。

  • 但史蒂夫就有这个本事,给陌生人打电话还能让人家帮他做事,

  • 但对于股权和利润的分配是简单明了的——45%——45%——10%,协议中还规定,任何超过100美元的支出,都需要得到至少两名合伙人的同意。

  • 乔布斯在个人电脑节的展厅考察了一番后,意识到Byte Shop的保罗·特雷尔说对了:个人电脑应该以整套设备的形式呈现给消费者。

  • 我们的目标客户不再是少数喜欢自己组装电脑、知道如何购买变压器和键盘的业余爱好者。希望电脑拿到手就可以运行的人,其数量是业余爱好者的100倍

  • 当时乔布斯光着脚,还一度把脚搁到了桌子上。“我们不但不会买你的东西,”基南吼道,“还要请你把脚放下来!”

  • 乔布斯来家里做客时,杰里当面向他说出了自己的不满。“你不配得到这么多,”他告诉乔布斯,“你没有做出过任何产品。”乔布斯哭了起来,这在他身上是很常见的事情。他历来都不擅长控制自己的情绪,以后也不会擅长。

  • 计算机内部的风扇有悖于禅意,它们的噪音会让人无法集中精神。

  • 乔布斯的父亲曾经教导过他,追求完美意味着:即便是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对其工艺也必须尽心尽力。乔布斯将这一理念应用到了Apple

  • 这种完美主义的激情也让乔布斯更加放纵自己的控制欲。大多数的黑客和业余爱好者都喜欢定制和改装自己的电脑,往上面插上各种部件。对乔布斯来说,这会威胁到无缝的用户体验。

  • 通常我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但这一次我告诉他,‘你要是只想要两个扩展槽的话,就自己去做一台吧。’”沃兹回忆道,“我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最终总是会想出点儿东西来加到电脑上的

  • 让他烦恼的是,乔布斯对市场营销一窍不通,而且满足于到各个电子商店挨家叫卖这种销售模式。

  • 我没有太关心他们两个的长头发,而是被桌上的东西吸引了。头发什么时候都可以剪嘛。

  • 史蒂夫会说,我下次把这一部分带给你。但他一般都不能准时完成,所以只好我来做。

  • 马库拉的计划中设想了一些方法,来开拓业余爱好者以外的市场... 这是一个产业的萌芽,十年一遇的机会。

  • 马库拉、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三人各持26%的股份

  • 很久之前我就决定了,我永远都不想当发号施令的人。

  • 他又哭又叫,大发雷霆,甚至还跑到沃兹的父母家,痛哭流涕,寻求杰里·沃兹尼亚克的帮助。这时候沃兹的父亲意识到,利用Apple II真的可以狠狠赚上一大笔,

  • 你永远不该怀着赚钱的目的去创办一家公司。你的目标应该是做出让你自己深信不疑的产品,创办一家生命力很强的公司。

  • 第一点是共鸣(empathy),就是紧密结合顾客的感受。“我们要比其他任何公司都更好地理解使用者的需求。”第二点是专注(focus)。“为了做好我们决定做的事情,我们必须拒绝所有不重要的机会。”

  • 人们确实会以貌取物...如果我们用一种潦草马虎的方式来展示,顾客就会认为我们的产品也是潦草马虎的;如果我们以创新的、专业的方式展示产品,那么优质的形象也就被灌输到顾客的思想中了。

  • 在乔布斯的职业生涯中,他比任何一位商业领袖更加了解消费者的需求,他聚焦于一系列核心产品,一直十分关注——有时甚至过度关注——营销策略、产品形象乃至包装的细节。“

  • 有两件事触动了他。“第一,他是个异常聪明的年轻人;第二,他侃侃而谈的东西我一句都听不懂。”

  • 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

  • 这是马库拉的营销准则的一次实际应用:通过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从而把你和产品的卓越品质“灌输”给他们

  • 斯科特说:“我不会让他得逞的,那样只会让他更加自负。”乔布斯大发脾气,甚至痛哭流涕。最终,他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他想要当“0号”。

  • 沃兹尼亚克开始反感乔布斯的处事风格。沃兹说:“史蒂夫对别人太苛刻了。我想让我们公司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大家都能愉快工作,分享自己的劳动成果。”

  • 沃兹尼亚克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他非常幼稚,”乔布斯说,“他开发出了一个很棒的BASIC版本,但之后就是没能认真编写我们需要的浮点BASIC,最后我们不得不和微软做交易。他太不专注了。”

  • 沃兹尼亚克理应得到历史的铭记,因为是他设计出了Apple II中令人赞叹的电路板和相关的操作软件,这是20世纪最伟大的个人发明之一。

  • 这种现象当时在我们中间很正常。我们的约会对象都是换来换去的,毕竟是70年代嘛。

  • 我们不知道怎样在一起,也不知道怎样分开。

  • 他有时候会非常关心你,但之后又完全不管不顾。他的性格中有一面冷漠得吓人。

  • 当乔布斯不想为一件事情分散注意力的时候,他就会完全忽略它,就好像此事完全不存在一样。

  • 沉浸在对工业设计的狂热中的乔布斯,严格限定了机箱的尺寸和形状,并拒绝任何人对其进行修改,即便是在工程师往电路板上增加了更多的部件之后。其结果是附加的小电路板因连接不稳定而频繁失灵。

  • Apple III有点儿像集体狂欢时怀上的孩子,事后大家都头疼得厉害,至于这个野孩子,人人都说不是自己的。

  • 他(艾伦.凯)的两句格言深得乔布斯认同:“预见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亲手创造未来”(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invent it)以及“对待软件严肃认真的人,应该制造自己专属的硬件”(People who are serious about software

  • 他们想到,可以把桌面的概念应用到屏幕上。屏幕上会有很多文件和文件夹,

  • Smalltalk的演示展现了三项惊人的成果。第一项是电脑之间如何实现联网,第二项是面向对象编程是如何工作的。但乔布斯和他的团队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完全被图形界面和位图显示屏幕吸引了。“仿佛蒙在我眼睛上的纱布被揭去了一样,”乔布斯后来回忆,“我看到了计算机产业的未来。”

  • 好的艺术家抄袭创意,伟大的艺术家窃取灵感。’在窃取伟大的灵感这方面,我们一直都是厚颜无耻的。”

  • 施乐的系统中,不管是调整窗口的大小还是更改文件的扩展名,用户都必须选择一条指令后才能执行操作。苹果的系统将桌面的概念转化为了虚拟现实,允许用户直接触摸、操作、拖拽和移动文件。

  • 屏幕背景色的改变可以实现阿特金森和乔布斯都想要的一个特性:WYSIWYG

  • 乔布斯本人算不上是个工程师,但他十分擅长评估别人的答案。他能看得出来工程师是心存戒备还是缺乏自信。

  • 制造窗口重叠的假象,需要编写复杂的代码,其中运用到了“区域”(region)这样一个概念。阿特金森强迫自己一定要做出这个效果,因为他觉得自己在施乐PARC见过这个功能。而实际上,施乐PARC的人从来没能实现这个功能,他们后来还对阿特金森完成这一壮举表示了震惊。“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无知者无畏了,

  • 界面上的任何东西都要给使用者留下好印象。

  • 史蒂夫就是忠诚的反义词

  • 但他不允许对利润的追求凌驾于他对制造伟大产品的狂热之上。

  • 乔布斯对这一代的孩子颇有微词,在他看来,这群孩子比他那一代的人更加物质主义,更加追求名利。

  • 他说,“现在的孩子根本不愿意用理想主义的方式来思考

  • 他们自然不会让现今的任何哲学问题占用他们太多的时间,因为他们要忙于学习自己的商科专业。

  • 杰夫·拉斯金是那种能让史蒂夫·乔布斯着迷或者是厌烦的人。事实证明,两者他都做到了。拉斯金是个很有哲学家范儿的人,有时幽默顽皮,有时又呆板沉闷,他学习过计算机科学,教过音乐和视觉艺术,管理过一家室内歌剧院,还组织过街头剧场。

  • 他在厌倦了教书之后,就租了一只热气球,飞到校长家上空,大声喊出了自己的辞职决定。

  • 办公室里堆满了玩具和无线电遥控的飞机模型(拉斯金的最爱),看上去就像个为极客们打造的日托中心。

  • 这让大家都在自己的办公区域四周围上了纸板做成的挡板,以便在游戏的时候提供遮挡,这么一来,办公室看上去就像个用纸板围成的迷宫。”

  •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滥用图标,在所有的人类语言中,图标都是一种很让人费解的符号。人类发明表音文字是有原因的。

  • 我感觉他不值得信赖,他受不了别人发现他的不足。他也不喜欢那些不将他奉若神明的人。

  • 我很喜欢和他交谈,也很仰慕他的思想、实用性的观点和充沛的精力,但我觉得他提供不了我需要的那种充满信任、支持和氛围轻松的工作环境。

  • 他是个糟糕透顶的管理者……我一直都很喜欢史蒂夫,但我发现自己无法为他工作……乔布斯经常错过预定安排。这个人尽皆知,几乎已经流传成笑话了……他总是不经过思考就行动,而且判断力很差……他不给别人应得的赞扬……经常发生的情况是,你告诉他一个新想法,他会立刻攻击这个想法,说它是毫无价值的甚至是愚蠢的,并且告诉你研究它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光这个就已经很糟糕了,但如果他听到的是一个好点子,他很快就会到处宣传,就好像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一样……他喜欢打断别人的讲话,从不耐心倾听。

  • 乔布斯在为自己的Mac团队招兵买马,他招募成员的首要标准就是要对产品有激情。有时候,他会把应试者带入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台被布盖住的Mac样机,然后他会像变戏法一样把布揭开,观察对方的反应。“如果他们两眼放光,立刻拿起鼠标开始操作,史蒂夫就会微笑着雇用他们。”安德烈娅·坎宁安回忆说,“他就是想看到他们喊出一声‘哇!’”

  • Bicycle)。然而这一决定并不受欢迎。“伯勒尔和我认为这是我们听说过的最愚蠢的事情,我们都拒绝使用新名字。”

  • 有他在的时候,现实都是可塑的。他能让任何人相信几乎任何事情。等他不在的时候,这种力场就会逐渐消失,但这种力场让我们很难做出符合实际的计划。”

  • 现实扭曲力场是几种因素的混合物,其中包含了极富魅力的措辞风格、不屈的意志和让现实屈从于自己意图的热切渴望。”

  • 在某种程度上,称之为现实扭曲力场只是为描述乔布斯喜欢说谎的性格换了种好听的说法。

  • 乔布斯会断言一些事情——可能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事件,或者是叙述一场会议上某人提出了一个观点——但完全不考虑事实是什么。

  • 他可以欺骗他自己,”比尔·阿特金森说,“这就让他可以说服别人相信他的观点,因为他自己已经接受并吸收了这个观点。”

  • 当然,很多人都会扭曲现实。当乔布斯这么做的时候,通常都是一种策略,意在实现某个目的。

  • 他会死死地盯着你,眼睛一眨不眨。哪怕他端给你一杯毒药,你也会乖乖地喝下去。

  • 它让乔布斯激励自己的团队,在掌握的资源远不及施乐及IBM的情况下,改变了计算机产业的进程。

  • 世界上的规则都不适用于他。这在他身上是有迹可循的:小时候,他就经常可以让现实屈服于自己的欲望。叛逆与固执在他的性格中根深蒂固

  • 但他的天性与尼采的一些思想不谋而合:对权力的渴望,以及“超人”(Überman)的特殊本性。

  • 他告诉你某样东西是糟糕的或者绝妙的,并不代表他明天还会这么想。”特里布尔解释说,“如果你告诉他一个新想法,他通常会告诉你,他认为这个想法很愚蠢。但之后,如果他真的喜欢上了这个想法,一个星期之后,他会找到你,然后把你的想法再提出来,就好像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一样。”

  • 如果他的一个论点没能说服别人,他会娴熟地切换到另一个论点。有时候,他会突然把你的观点占为己有,甚至都不承认自己曾有过不同的想法,这会让你猝不及防。”

  • 某一天,我会跟他提一个自己的想法,他会说那太疯狂了。”霍恩说,“到下一周,他会跑过来跟我说,‘嘿!我有个很棒的主意。’——而那正是我的主意!我跟他说,‘史蒂夫,一个星期之前我就跟你说过这个了。’他就会说,‘知道了知道了。’然后继续讲下去。”

  • 乔布斯作出这些极端的行为是因为他缺乏情感上的敏感性吗?不,恰恰相反。他的情感理解能力是超强的。他有着超乎凡人的阅人能力,可以看出他人心理上的优势、弱点。他能在别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击对方心灵的最深处。他凭直觉就能看出一个人是在说谎还是真的知道一些事情。这让他成为了哄骗、安抚、劝说、奉承、威胁他人的大师

  • 这是那些知道如何操纵他人、极富魅力的人身上的共同特质。

  • 你渴望得到他的认可,然后他就可以把你推上神坛并彻底拥有你。

  • 他是如此聪慧,也如此缺少爱。他需要一位成熟的、父亲一般的角色的陪伴,鲍勃就是,而我则成为了母亲一样的角色。

  • 既是出于畏惧,又是渴望取悦他,也是意识到自己身上背负着这样的期待。

  • 如果你平静而自信,如果乔布斯审视你一番后认为你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就会很尊重你。多年来,无论是在他的私人生活还是职业生涯中,他的核心圈子里聚集的都是真正的强者,而不是谄媚者。

  • 你可以反驳他的意见,但也应该认真听他说的话,因为他通常都是正确的。

  • 乔布斯认为自己是艺术家,他鼓励设计团队的人也把自己当成艺术家。

  • 我认识到,当你拥有真正优秀的人才时,你不必对他们太纵容,

  • 最顶级的人才喜欢一起工作,而且他们是不能容忍平庸作品的。你到那个Mac团队里随便找个人问问。他们会告诉你,那些痛苦都是值得的。

  • 他喜欢“为改变混乱繁杂而生的现代简约主义”这样的概念。

  • 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产品科技感十足,然后用上简单干净的包装,让科技感一目了然。我们会把产品放在小包装盒里,让它们看上去纯白漂亮,就像博朗生产的电器一样。

  • 他崇尚极简派的设计风格,这源自他作为一名佛教禅宗信徒对简单的热爱,同时他又竭力避免因过度简单而让产品显得冷冰冰的,要保留产品的趣味感。他对待设计充满热情、极其严肃,同时,也带有一点玩乐精神。

  • 我一直都认为佛教——尤其是日本的佛教禅宗——在审美上是超群的。”他说,“我见过的最美的设计,就是京都地区的花园,这一文化的产物深深打动了我,而它们都直接源自佛教禅宗。”

  • “圆角矩形到处都有啊!”乔布斯说着就跳了起来,显得更加激动,“你就看看这个房间里!”他指出白板、桌面和其他一些东西都是带圆角的矩形。“

  • 马库拉回忆说,“我一直说:‘字体?!?难道我们就没有更重要的事情了吗?’”

  • “你能想象一下每天都要看着它是什么感觉吗?”他吼道,“这不是件小事,这是我们必须做好的事!”

  • 在乔布斯的劝说下,他从伯克利退了学,乔布斯的理由是,学习的机会有很多,但研发Mac的机会只有一次。

  • 好莱坞和音乐一样,有一点叛逆,还有自然散发的性感魅力”。他的指导思想是“形式追随情感”(Form follows emotion)(“形式追随功能”(Form follows function))

  • 乔布斯从父亲身上学到,充满激情的工艺就是要确保即使是隐藏的部分也要做得很漂亮。这种理念最极端也是最有说服力的例证之一,就是乔布斯会仔细检查印刷电路板。电路板上有芯片和其他部件,深藏于Mac的内部,没有哪个用户会看到它,但乔布斯还是会从美学角度对它进行评判。“那个部分做得很漂亮,”他说,“但是,看看这些存储芯片,真难看。这些线靠得太近了。”

  • 优秀的木匠不会用劣质木板去做柜子的背板,即使没人会看到。

  • 如果你是个木匠,你要做一个漂亮的衣柜,你不会用胶合板做背板,虽然这一块是靠着墙的,没人会看见。你自己知道它就在那儿,所以你会用一块漂亮的木头去做背板。如果你想晚上睡得安稳的话,就要保证外观和质量都足够好。”

  • 最终的设计方案敲定后,乔布斯把Mac团队的成员都召集到一起,举行了一个仪式。他说:“真正的艺术家会在作品上签上名字。”于是他拿出一张绘图纸和一支三福笔(Sharpie pen),让所有人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些签名被刻在了每一台Mac电脑的内部。除了维修电脑的人,没有人会看到这些名字,但团队里的每个成员都知道那里面有自己的名字,就如同每个人都知道那里面的电路板已经被设计得尽善尽美了

  • 在这样的时刻,他让我们觉得,自己的成果就是艺术品。

  • 过程就是奖励

  • 乔布斯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喜欢把自己看作一位对抗邪恶帝国的反抗者,一名与黑暗力量做斗争的绝地战士或佛教武士。

  • IBM本质上就是最差状态下的微软公司。他们不是创新的力量,而是邪恶的力量。IBM就像AT&T、微软或者谷歌一样。

  • 他认为最好的产品是“一体的”,是端到端的,软件是为硬件量身定做的,

  • 乔布斯软硬件结合的一体化产品理念也让iPhone、iPod和iPad从诸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这一理念造就了伟大的产品,但这并不总是占领市场的最佳战略。“从最初的Mac到最新的iPhone,乔布斯的系统一直都是封闭的,用户无法对其进行干预或修改。

  • 乔布斯当初和沃兹尼亚克争论是否应该在Apple II上设置扩展槽,从而允许用户在电脑主板上插入扩展卡来增加一些新功能时,就表现出了他心中那种控制用户体验的强烈欲望。

  • Mac电脑不会有扩展槽。用户甚至都不能打开机箱碰到主板。对于业余爱好者或者黑客来说,这就少了很多乐趣。但对乔布斯来说,Mac是为大众设计的。

  • 我们没有控制权,只能看着那些人对它做疯狂的事情。我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

  • 和其他的产品开发者不一样,乔布斯不相信顾客永远是正确的。如果他们抵制使用鼠标的话,那他们就错了。

  • 乔布斯把制造伟大产品的激情摆在了比迎合消费者的欲望更为重要的位置上。

  • 他有高超的推销技巧,他的盲目信仰甚至让早先的基督教殉道者都嫉妒不已

  • 乔布斯“有时候会在会议上突然哭起来”。最精彩的一句引用也许来自杰夫·拉斯金,他说,乔布斯“可以成为杰出的法兰西国王”。

  • 《时代》已经决定要让我成为“年度人物”了,当时我才27岁,所以我真的很在意这件事,我觉得那很酷。

  • 然后我看了那篇文章,写得太糟糕了,我真的哭了出来。

  • 乔布斯从自己的公关顾问里吉斯·麦肯纳那里学会了如何以戏剧化的方式限量派发独家专访的机会。

  • 乔布斯对招聘流程有着严格的控制,目的是招到具有创造力、绝顶聪明又略带叛逆的人才。软件小组会让应聘者玩史密斯最爱的电子游戏《守护者》(Defender)。乔布斯会问一些他常问的古怪问题,以考验求职者在突发状况下的思维应变能力,以及他们的幽默感和反抗精神。

  • 每半年,他都会带着团队的大部分人,去附近的一处度假胜地举行为期两天的集思会

  • "过程就是奖励。"(The journey is the reward.)

  • 他们会回顾这段共同度过的时光,对于那些痛苦的时刻,只是过眼云烟,或者付之一笑,他们会把这段时光看作人生中奇妙的巅峰时刻。

  • 有人问乔布斯是否想做一些市场调查,看看顾客的需要。“不,”乔布斯回答,“因为在看到我们的产品之前,顾客并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 并且都同意他的说法:能深远地影响世界,是他们一生中最大的乐趣。

  • 乔布斯设法让阿特金森被评为了“苹果特别员工”,这意味着加薪、获得股票期权以及自主选择项目的权利。此外,公司还同意,当Mac启动阿特金森创作的画图程序时,屏幕上都会显示:“MacPaint——作者:比尔·阿特金森。”

  • 让他们像侠盗一样行事:既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又愿意去窃取别人的灵感。

  • 史蒂夫,28岁生日快乐。过程就是奖励。 ——海盗们贺

  • Mac团队的资深成员意识到,他们可以勇敢地面对乔布斯。如果他们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乔布斯就能容忍反对的声音,甚至微笑面对,表达赞赏之情。

  • 如果必要,他们可以不动声色地忽略他的命令。如果事实证明他们是正确的,乔布斯就会欣赏他们的叛逆态度和敢于无视权威的意愿。毕竟,他自己就是如此。

  • 他们事先听说过关于他令人生厌的作风和鲁莽行为的传闻,现在总算亲眼见识了。

  • 乔布斯飞到博卡拉顿,开出了100万美元薪水外加100万美元签约奖金的条件

  • 大多数主管都觉得计算机带来的麻烦要比其用处多的时候,乔布斯突然用一种传道士的口吻说:“我们想要改变人们使用计算机的方式。”

  • "革命性"且“不可思议”

  • 这刺激了我,唤起了我心中压抑已久的、成为一名思想建筑师的愿望。

  • 求贤之旅仍在继续,斯卡利摆出一副“你很难聘请到我,但又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姿态。

  • 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名演出主持人,而不是商人。每一步都计划好了,就好像排练过一样,恰到好处。”

  • 他装作对技术很感兴趣的样子,但其实他并不感兴趣。他是个搞营销的,这就是搞营销的人的本质——靠装模作样赚钱。

  • 乔布斯曾结识过一些忘年交,知道怎样利用斯卡利的自负和不安全感。

  • 我想看看他在自己没有涉猎过的领域里的学习能力如何。

  • 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我那时也没有耐心,固执、傲慢、冲动。我的脑子里总是充满了新鲜的想法,装不下任何其他的事情。我也不能容忍那些做事达不到我要求的人。”

  • 乔布斯回答说,如果不和计算机打交道,他可能会在巴黎做一名诗人。

  • 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呢,还是想抓住机会来改变世界?

  • 他有一种非凡的能力,永远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能够很好地判断一个人,并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赢得那个人的心。”斯卡利回忆说,“4个月来,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无法说‘不’。”冬日的太阳开始西沉,他们离开公寓,穿过公园,回到了卡莱尔酒店。

  • 在会议室前方,乔布斯坐在地板上,盘着腿、光着脚、心不在焉地玩着脚趾。

  • 接着,众人开始责怪起史蒂夫来。”这让斯卡利想起以前从一位苹果公司广告业务员那里听来的笑话:“苹果和童子军有什么不同?答案是,童子军有大人管着。”

  • 他一直以来就有这样一个癖好:对工艺有着严格的标准,而且崇尚斯巴达式的简朴,

  • 乔布斯向斯卡利坦言,他觉得自己年轻的时候就会死去,因此他需要尽快取得成就,在硅谷的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都很短,”那天早上围坐在桌旁的时候,乔布斯告诉斯卡利,“我们或许只有机会做几件真正伟大的事情,并把它们做好。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感觉必须趁着自己年轻,多取得一些成就。”

  • 我们志趣相投,因此能够说出对方没说完的话。史蒂夫会在凌晨两点钟打电话叫醒我,跟我聊他突然想到的一个点子。“嗨!是我。”他会这样对一个迷迷糊糊拿起电话的人说。

  • 试着将公众演讲变成一个重要的管理工具。

  • 我那时总是急不可耐地要把事情做完,并且常常觉得要是自己来做肯定比别人做得更好。史蒂夫同样如此。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在看一部电影,而史蒂夫在片中扮演的就是我。

  • 然而乔布斯知道,他可以加深斯卡利心中认为他俩很相似的想法,以此来操纵斯卡利。而他对斯卡利操纵得越多,就越是看不起斯卡利。

  • 一直在玩味着一句反驳乔治·奥威尔小说的话:“这就是为什么1984不会变成《1984》。”

  • 许多年轻人,尤其是反主流文化人士,认为计算机是奥威尔式的政府和大企业用以消除人们个性的工具。

  • 尽管乔布斯离开位于俄勒冈州的“苹果社区”创办了苹果公司,但他仍然希望别人将自己看作是一个反主流文化的人,而非大企业文化的代言人。

  • 然而在内心深处,乔布斯意识到自己正日益摒弃黑客精神。有些人甚至指责乔布斯出卖了黑客精神。当沃兹尼亚克秉承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的准则

  • Mac电脑的价格过高,不设插槽,这样电脑爱好者就无法插入自己的扩展卡或在主板上添加自己期望的新功能。他甚至将Mac电脑设计成一个无法从外部进入的电脑,光是打开塑料外壳就需要用到特殊工具。Mac电脑是一个封闭和受控的系统,它更像是“老大哥”设计的东西,而非出自黑客之手。

  • 乔布斯逮住他说:“过来看看这个东西!”他找来一台录像机,开始播放“1984”广告片。“我一下子被震住了,”沃兹回忆说,“我认为它是最了不起的东西。”

  • 1月24日,苹果电脑公司将推出Mac电脑。你将明白为什么1984不会变成《1984》。

  • 麦肯纳擅长引导和激发自负的记者。但是,在如何挑起记者的兴奋之情、操纵新闻工作者的竞争本能和通过透露独家新闻获得丰厚回报方面,乔布斯也有着自己的直觉。

  • 而‘酷毙了’正是他最喜欢用来表达自己激情的短语。

  • 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 才能真正改变世界。

  • waiting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