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codelab.club

codelab.club

codelab.club是一个非营利组织。

我们致力于传递编程的乐趣,帮助人们成为数字时代的创作者。

codelab.club是一个编程俱乐部,编程是用以创造的工具,我们会帮助你熟悉这个工具,但我们更大的兴趣在于,鼓励你去探索和尝试。我们希望与你一起制作有趣的项目,寻找热情所在,寻找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去玩耍与创造。

codelab.club是一个非营利组织而不是一家公司。codelab.club是免费的,但免费并不是我们的核心诉求,正如免费不是开源运动的核心诉求(自由才是)。开放、中立、分享、协作,这些是我们的核心诉求,我们希望更多的志愿者、学习者、创造者能加入其中。

我们希望让创造成为一种运动、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喜欢约翰·杜威提倡的:

education as life.

教育是我们极为关心的一块,我们希望将创造与教育融合。编程作为载体,来实现我们的目标。

编程这个词听起来有点唬人,有点冰冷,有点不近人情。这个词勾起的想象,多半是一个木讷的人,黑着眼圈驮着背,盯着黑乎乎的屏幕,屏幕上满是数字、符号和字母。但编程也可以平易近人又充满乐趣,可以是大家聚会时击掌奏乐,可以是冬夜里卧床关灯,可以让你儿时的玩具四驱车变得和动画片里一样智能;可以让你搭建一个智慧家庭,在你年迈的老奶奶夜里起床时,自动开灯。

《理想国》里说:"言语是一种比蜡还容易随意捏造的材料", 它如此灵活,能够用来与朋友逗乐,用来表达你的思想,用来创造诗歌与小说;编程就像言语,它同样可以用来表达你的想法,用来与朋友逗乐,以及,用来创造。它让你与世间的万物沟通,你可以用它创造一个飞行器,制作一个体感游戏,或是让自己的房间变得智能。你可以在朋友生日那天,在Ta进门的一刻,将手中的魔杖一挥,在空中划一个字母L的轨迹,瞬间,点亮房间里五彩的灯光。在codelab.club,你将轻松做出这样的魔杖。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将codelab.club看作霍格沃茨(Hogwarts)。

事实上,新的技术往往都接近魔法

弗兰西斯·培根在17世纪说: "知识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今天,应该没什么人会反对这句话了。但问题是我们如何有效获得这种力量呢?教科书式的知识罗列多半是枯燥无味的,我们努力去记忆,却收效甚微,当然,通过努力记忆和练习往往可以考得不错成绩,但你希望得到的是知识,而不是考试成绩,这两者的不同,杜威论述了很多。知识、逻辑和理性都不具有主动性。不排除一些人天生对微积分、形式系统和康德感兴趣,但更多的人,热情可能来自于帮助家人与朋友、恶作剧以及制作有趣的东西。codelab.club希望做的,便是与你一起去寻找热情所在,一旦找到那些让你热血沸腾之事,你便会开始对知识感兴趣,因为知识能帮你更好地实现目标,接下来你将愉快且高效地掌握所需的知识。在这点上,我们喜欢约翰·杜威(John Dewey)罗素(Bertrand Russell)皮亚杰(Jean Piaget)艾伦·凯(Alan Curtis Kay)派普特(Seymour Papert)密契尔(Mitchel Resnick)的建议。


codelab.club的第一笔捐赠来自罗云先生,这笔捐赠让我们得以全力以赴做这件事情。codelab.club的想法令我们振奋,即便没有捐赠,我们也会持续推进它,但可能松散而缓慢。有了这笔捐赠,我们在广州有了办公室,我们可以调度更多的资源。罗云先生热心于教育事业,给予codelab.club很多方面的支持,目前他也是codelab.club的理事之一。

在很多人看来,我们可能有些不切实际,说得好听一点,有些理想主义。我很开心周围能有这样一群"不切实际"的朋友,我们选择做那些我们认为是对的事,而不是那些操作容易见效快的事。感谢早期推动着codelab.club的所有人。我将这份名单列出,名字不分先后。哈哈,我们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不分先后,用的便是编程,我写了几行代码来随机排列人名,你每次刷新页面,排序都将不同 :)



希望这份名单不断加长,也希望参与其中的每个人,热爱贡献、分享与创造的过程。

虽然我们有些"不切实际",但在具体执行上,却希望尽可能做得合理、高效,所以我们阅读彼得·德鲁克的《非营利组织的管理》、约翰·杜威的《学校与社会》、伯特兰·罗素的《论教育》、伊藤穰一的《爆裂》、米切尔•雷斯尼克的《终生幼儿园》、以及Y Combinator的《YC创业课》。我们去学习code.orgcode clubmicrobitraspberrypi以及scratch等 优秀的非营利项目的策略。

要做好这件事,仅靠这些还远不够,我们希望你能加入进来,一起去探索、分享和创造。

我们准备怎么做

线下方面,codelab.club将在全国主要城市,利用周末时间,组织志愿者、借用场地,开展编程活动;
线上方面,codelab.club将构建先进的编程平台,在积木化编程里加入开源硬件、物联网和人工智能;
同时我们将构建活跃的用户社区,鼓励志愿者、学习者、创造者参与其中;
我们也乐于与其他公益组织展开合作,让编程与更广泛的社会活动结合。

我们目前的办公室在广州,我们会先在广州探索各种club的模式,一旦运转流畅,我们就在全国各地去开展活动。

接下来我们准备做的一些事

鲁滨逊计划

鲁滨逊计划是一项漂流计划,codelab.club将拥有各类新奇有趣的东西,从人工智能机器人、体感设备到OpenBCI(脑电波传感器),他们都是可编程的。我们定期在办公室组织活动,邀请该计划的参与者参观、谈论这些最新最有趣的东西。大家可以轮流将它们带回家保管,用它们学习编程与创造。之后我们鼓励你到codelab.club分享你的创造历程。

Homebrew Coding Club

你想创造自己的火星车吗?抑或是体感游戏,机器人,智能房屋? 如果是的话,来参加与你志趣相投的人们的聚会吧!

Homebrew Coding Club的想法来自家酿计算机俱乐部。家酿计算机俱乐部是硅谷的早期的计算机爱好者小组,他们定期聚会,彼此分享新的信息和技术。

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的第一次聚会前, 发布的传单上写着:

你想搭建自己的计算机吗?抑或是终端机,电视机,打印机?如果是的话,来参加与你志趣相投的人们的聚会吧!

乔布斯、沃兹尼亚克、比尔·盖茨都曾是其中的成员。沃兹尼亚克后来提到:

那天晚上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夜晚之一。

Homebrew Coding Club的目的在于让爱好者们分享最新的资讯,了解当前全球最有意思的项目。并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同伴。Homebrew Coding Club采用邀请制,你可以邀请你周围那些最富创造性的人加入,如果小组中,有过半成员认为Ta做过的项目足够有趣,则予以通过。

永无乡(nerverland)

"永无乡"(neverland)是codelab.club活动空间的名字。作为codelab.club办公室的一部分。codelab.club的办公室是开放的, 你可以在任何时间来找我们玩,我们在其中办公,在其中编程,在其中玩乐,在其中做一些有趣的探索和创作。

"永无乡"(neverland)名字来自《小飞侠彼得·潘》,是故事中的一座海岛。在永无乡里,人们永远长不大。

后来,他领着我飞到了永无乡,那儿还有仙子,还有海盗,还有印第安人,还有人鱼的礁湖;还有地下的家,还有那间小屋子。 --《小飞侠彼得·潘》

我们将在永无乡里做很多有趣的事,我们准备在其中实现空间编程,亲手编程将它打造为一个智慧空间,我们准备在其中创作情景剧、体感游戏,以及构建令人热血沸腾的Dynamicland。所有这些你都可以参与进来,他们像搭积木一样地简单。在这个过程中,你将学习人工智能、物联网和虚拟现实。

漫游者计划

我在Hungry Robot - Eat everything中表述了漫游者计划。

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做了一个开源项目: JPL Open Source Rover Project,这是NASA漫游者号火星车的教育版本。

漫游者计划的想法是,定期组织大家一起制作有趣的项目,像上边提到的火星车。在制作的过程中,大家分工协作,没有人扮演指导者和老师。大家可能会遇到困难,需要一起解决。在这个过程中,参与者将看到真实项目的制作过程,有困惑,需要思考,最后解决它。如果家长带着孩子一起参加,让一个孩子看到困惑是如何产生的,知识和思考又是如何帮助解决问题的,我们相信会比按照说明书组装完事,有价值得多。漫游者计划中,所有人都将面对未知、获得成长。我们喜欢杜威说的: 教育的目的是它本身。而不是为了达成某个任务。

如何参与

有很多种方式参与codelab.club。

你可以成为志愿者,帮助组织活动; 可以贡献出你的技能,为codelab.club设计海报、编写代码、编写剧本、撰写文章、翻译国外优质内容......以及其他你能想到,而我没想到的。

你也可以全职加入,我们目前正在招活动策划,未来会开放更多职位。我们希望你充满热情,热爱分享、热爱教育、热爱创造。对了,我们招聘的硬性要求是,你必须读过《终生幼儿园》这本书:)

codelab准备做很多有趣的事,你有任何想法,都欢迎随时联系我们: wuwenjie718@gmail.com

也欢迎你将本文分享给你身边可能对此感兴趣的朋友。

Just for fun, just for you :)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