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味

调味 “文火频看武火焦,梅盐滋味总难调” 孟依依的这个烦恼,在我这儿是一种乐趣 因为《徒手攀岩》的影响,决定重新拾起素食的想法,昨晚开始实践。 今天到菜市场挑了一些水果蔬菜塞冰箱,顺手也买了一些调味品,对调味的兴趣一直浓厚,尽管身边亲密的人似乎都是“尊重食材”主义者。但没影响到我探索各种口味的好奇心,由此可见一个人要保持ta的独特性,也未必要去瓦尔登湖,有一个自己的厨房可能也就够了。 从前在家下厨的时候,表兄弟们就热衷于做小白鼠,并对我的调味新品评头论足,印象里没有为此打过架,试验结果想来是不坏的。 如果我生在中世纪,也许是不错的炼金术士,前提是没有因为异端被烧死。由此看来,应该多花点时间在深度学习上。 素食让食材的选择性变少,这反而激起我强烈的调味欲望。这正如韵脚的束缚,刺激一个人诗词创作的才华;而原语的精简,则带来了LISP和smalltalk惊人的表现力。这可作为“less is more”的强词夺理版注脚。 艺术,常常是一种带着脚镣的舞蹈。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