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日常之外

我完全不相信人类有什么哲学意义上的自由。每一个人的行为不仅受着外界的牵制,也受到自己内心需求的制约。叔本华说:“一个人可以做他想做的却不能想要自己想要的。” -- 爱因斯坦《我眼中的世界》

假期将近

一天工作下来,颇有些精疲力尽。

倒不是说被工作内容折腾得精疲力尽,相反,我热爱目前的工作。也正因为对工作内容很有兴致,不愿意思绪被打断,以至于长时间没有离开坐位活动,甚至姿势都没怎么动过。毕竟血肉之躯。一天工作下来,颈椎和脖子明显感到疲惫。

日常一般是这个时间下班,吃个简餐,回去洗个长时间的热水澡,在浴室里任水汽弥漫,一边想东西,一边吃水果,思绪和身体都被重新激活。睡前读会儿书,次日一早醒来,迫不及待想回到办公室。把昨晚洗澡时想到的点子,用在工作上。

明天是五一。相比于假期,我更喜欢假期前的一夜:从下班开始,到入睡之前。

即将到来的闲暇假日如同即将到来的远方来信,你知道它明日将至,你并不着急,希望它慢些到来才好,好让你有更多的时间满怀期待。年纪还小的时候,过年将近,离过年的时间一手数得过来的时候,每过一天,心情就复杂一点,欣喜有之,惆怅有之。

喜欢满怀期待的日子,胜过愿望达成的那天。

想吃锅盔

不愿在这样的日子里,照常回去冲个热水澡读书睡觉。于是收拾完书包,寻思着怎么找些乐子。

跟小玉发了个语音说 "想吃华南师范大学门口的荆州锅盔,准备骑车过去。"。小玉是我在广州新认识的朋友,全职在写作,聪明伶俐又接地气,除了嘴巴比较毒,就没什么其他缺点了。

用不着解释干嘛想吃锅盔;干嘛是现在;干嘛要要突然给她发语音,小玉不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她的回复差不多和假期一样令人期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那会是什么鬼。

没等看回复我就出发了。

在路边骑了辆摩拜单车。学校离这儿不算远,骑车20分钟顶够了。

飞驰啦

当一个人满怀期待,奔赴心仪的目的地;当此刻晚风浩荡,正值一年春夏,他的感官一下就变得细腻起来。

单车行进在春风里,风中的花香,路边候车的姑娘裙子上的香水味,路旁小摊上热带水果的温甜香味,一一清晰可辨。

路的两边,灯火辉煌,如灵兽的眼,奔往身后的夜。

美食对我来说是幌子,我更喜欢骑着单车奔赴终点的过程。颇有一丝买椟还珠的味道。

所以到了华师门口,发现荆州锅盔的小店竟然易主,变成了一个快餐店,失望之情也只是一闪而过。我拍了张小店照片,跟小玉诉苦说,全广州最好吃的锅盔没了,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生活总是吻我以痛。

小玉显然不觉得我有任何伤感。只淡淡回复说,正经地好好帮我拍些好看的帅哥照片。

我没搭理,放好单车,在路边发了会儿呆,就继续欢欢喜喜地闲逛去了,不多时就找到一家好吃的小吃店。

小店麦得多

店名叫麦得多,名字叫得挺吉利。小店在学校附近,近华师地铁站入口。

名副其实, 卖得多,生意好,进店时候,下脚如下饺子。

喜欢@LX在朋友圈发的感慨: 投资要去人少的地方,吃饭相反。

hi 打车吗

抹了抹嘴巴离开小店,夜还未深,开始返程。

在红绿灯路口,突然想到,我何必等前头的红灯,左拐走这条未知的巷子,再有几次拐弯抹角,总也能到住处。想到前头是未知的巷子,顿感振奋。在游戏《塞尔达》里,我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在未知区域闲逛,不打怪,不升级,就是闲逛,看看花草树木古建筑。喜欢这种无所事事的自由感。时间充裕,不求最快;体力尚好,不怕路远。

在日常生活中,节约时间、节约成本几乎是一种默认的约束条件,在这些约束条件之下,行为策略是大大优化过了的,通常情况下,它是某种最优解,低能耗生活意味着它是一种确定无比的生活,我们有很多词汇描述它: 高效勤奋理性有规划...它几乎无可指摘,任何的攻击都可能被视为懒惰和愚蠢的借口。

这让我想起来日常的惯性这个词。

惯性真是绝佳的比喻,你找到了生活的局部最优解,之后无需再做选择,无需承担自由的负担。我走过无数的十字路有,等过无数次红灯,其中的大多数都由惯性驱使着,基本对过程印象全无,于我而言,这段时间与它不曾存在过并无差别。

在广州不深的夜里,我继续穿街走巷,偶尔看到路边有人伸手打的,的士跟在我后边,路人仿佛伸手打我的单车

刘瑜在《送你一颗子弹》里写道:

“如果我疯了”这句歌词真带劲,真适合两个有志青年在大街上边骑快车边大声歌唱。对于有志青年来说,发疯是多么灿烂的事情简直是义不容辞.

我骑着快车但却并不想大声歌唱,我发疯的程度仅仅让我想停下来,问招手的路人: "你们伸手是想坐在我的篮子里吗?上车投币吧",如果我疯疯颠颠的程度赶得上楚逐臣屈原,我就停车暂借问了。可惜我疯的不够。但当我发现我可以停下车跟路人逗乐时,我感到一种莫大的自由: 在日常生活中,不曾设想的自由。

竟然还可以这样做,我可以停下来问问路人是不是要打单车,上车投币就行!整个宇宙里竟然没有任何物理规则限制这件荒诞的事情!

一些往事

这些日常生活之外的趣事,颇像黯淡岁月里的一抹口红。它们偶尔发生在某个心血来潮的夜里,在时间的长河里稀疏错落,熠熠生辉。

街头大排档

最好的友谊是酒肉之交 -- L

L是个妙人,常有大胆言论, 最好的友谊是酒肉之交是她的主张之一。意思是说: 酒肉之交最为单纯,吃吃喝喝吹吹牛,大家开开心心,偶尔想起对方来,回忆里都是春夏时节、晚风浩荡、街边大排档。不夹杂复杂目的,即便有私心,最坏不过,蹭你一顿饭。相比于君子之交淡如水,L更支持君子之交烈如酒。

与L还是酒肉朋友的时候,有许多有趣回忆,可惜我不能喝酒,否则乐趣会更多。

毕业刚工作不久,下班之后习惯看书和编程。有天夜里(记不得周几,反正第二天还要上班)突然解决了困扰我好久的一个技术问题,于是匆匆洗了个澡,便爬床看书。

窗外晚风浩荡,江南春夏,月色也好。看着窗外,心情便愈加地好,愈加地难以平静,愈加地想找人分享,一看时间还早,才夜里9点多,于是给L发信息说,突然想请你吃夜宵。她那时还在读书,于是约在学校附近,L带我到一家叫龙门花甲的小店。

小店小得只容得2-3张2人桌。

花甲螃蟹的卤味混着辣味、春夏时节空气的湿热气息、L身上的香味全都混杂在几平米的小店里。

我们一边叫着好吃好吃,一边叫着好辣好辣,一边说老板辣的花甲再来一份,一边跑到隔壁小卖铺再要两听冰的椰树椰汁。

心血来潮的夜宵,
春风浩荡的夜,
脏兮兮的小馆子,
交心的朋友,
热辣的花甲,
额头的大汗。

多年后想起来,依然口齿生津。

树上风景

在南京的时候,能疯到一起的另一个朋友是sy。

与sy是同事,某天下班,天气大好,大约也是春夏时节,晚风徐徐那种。于是打算边走边聊,准备从新街口一起走到明故宫,之后她再上地铁。

走到西华门遗址广场时,眼见离明故宫不远, 聊得意犹未尽,便往公园走去,看到不远处有一棵树,一棵看上去爬起来不太费劲的树。便不约而同往树边走。

公园里灯火昏暗,附近也没什么熟人,于是两人决定爬上去聊天。各自背靠着分叉的树干,她从口袋里取出烟,我一手挡风一手点火。

全然记不得当时聊了些什么,但指间烟头的火光至今仍历历在目。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