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

传统的题材。包裹着正能量主题: “我命由我不由天”。听起来颇像90年代南下打拼的人,当时听的流行歌曲里所传达的主题。 但它毫不传统。我喜欢这部电影对旧题材的诠释方式,以及,故事里偏阴暗的那部分。问题少年哪吒一开场挺招人烦的,长得丑不说、还叛逆任性爱作怪,而且自带原罪,是妖怪转世。随着故事展开,叙事者让我们看到“问题少年的问题可能是社会问题”。电击治网瘾的杨叔怕是不同意的。 我小时候爱看曹骏那版哪吒,还偷偷掉过眼泪。电影里,有一点非常不同于以往:李靖成为一个更加有血有肉的父亲,而不是爱拿家国大义说教的卫道士。这可能会引起福柯的兴趣,电影里也没有宏观叙事下的冷漠残忍,《哪吒》更多回归到个体,问题少年的家庭、友谊、成长环境,这些平凡却真挚的人世温暖捂热了那颗因人们的不公和偏见而厌世的心。 《哪吒》当然有不少瑕疵,比如有些俏皮话显得油腻,比如可以深挖的地方,却没有展开,也许不宜展开(诸如对天庭权威的不满)。毛姆说,小说是艺术,艺术的首要目标是消遣和娱乐,渴求一本小说一定要深刻是没有道理的。电影也是。即便就趣味性而言,它也值得一看。



Fork me on 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