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生的这片土地上 快30年之后 才意识到 苦难的根源 它 噬人噬血 似狼似匪 像霾像癌 它 避无可避 防不胜防 离开与改变 去留两难 要么良心受苦 要么身体受难 畏惧和退缩的念头都有过 可是良心啊 它予我痛苦 予我责任 予我灾难 也予我近乎愚蠢的弥天大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