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黑客: 计算机革命的英雄》******

ps:我的kindle上的多看系统出了问题,导出摘记时,时间紊乱,所以先后顺序不一

todo:写个程序把导出的摘记按时间排序

  • >他总是设想科幻小说中的场景——假如未来的某一天,工业基础设施会突然之间灰飞烟灭,那么人们应该能够从旧世界的破砖烂瓦中捡拾出一些零件,让计算机继续运转下去;因此,在理想状况下,计算机的设计要尽量让用户一目了然,能准确地把零件安装到合适的位置
  • >它给黑客的行动开了绿灯,只要是为了工作,他们可以到任何地方,取用任何东西帮助他们在电子世界遨游、在计算机科学领域奏出华美的乐章……但条件是不能到处宣扬“官僚的皇帝其实什么也没有穿
  • >假如我发现某种计算机产生了极其愚蠢的错误,或设计上有毛病或者其他什么问题,那我绝对从心底瞧不上它,”高斯珀后来解释说。“可是PDP-6的表现好像总是那么完美。如果发现了错误,我也愿意修改。
  • >这些年轻人以一种难以言表的友好眼光来看待他的同学:或许他们可以相互帮助,共同探索事物的本质,进而掌握它们。已经有很多难题等着他们去解决,为什么还要在乎那些愚蠢的、喜欢阿谀奉承的老师呢?为什么还要为分数担心呢?对彼得·萨姆森这样的学生来说,探求问题比学位重要得多
  • >对计算机的访问(以及任何可能帮助你认识我们这个世界的事物)应该是不受限制的、完全的。任何人都有动手尝试的权利! 黑客们相信,通过将东西拆开,了解它们的工作原理,并根据这种理解创造新奇的甚至更有趣的东西,可以学习到关于系统(关于世界)的重要知识。他们痛恨一切试图阻止他们这么做的人、物理障碍或者法律。
  • >虽然弗雷德金对这些黑客赞赏有加,但他骨子里还是认为他自己才是最好的程序员。
  • >他们眼中都有一小团激扬的火焰。她以前常说,有的人有种内在的品质,虽然他们看上去好像邋遢的盲流,但假如你看他们的脸,看他们的双眼,你就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了。
  • >由于速度太慢,黑客们得出结论,认为该系统的大脑一定受到了损伤——脑残。这一经常被用来形容Multics的词现在已经变成黑客们标准的轻蔑语
  • >这个小组的第一次努力是试图找到《LIFE》世界中的结构,这在理论上是可能的,但是一直没有人发现。通常来说,无论开始的图案是怎样的,在几代之后,这个图案都会逐渐消失直至没有细胞存在或者转换为大量标准图案之一,这些标准图案都是以细胞集合形成的形状命名的,包括蜂巢、蜂场(四个蜂巢)、太空飞船、火药桶、灯塔、拉丁十字架、蟾蜍和风车等。
  • >它的演奏纯粹、青涩,就好像是一年级小学生的处女秀。当最后一个音符演奏完毕时,所有的与会者都已经完全惊呆了,谁也说不出一句话。他们刚刚亲耳听到他们所追求的黑客之梦已变成了现实。而这一梦想在几周前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模糊和遥不可及。
  • >李·费尔森斯坦将这些人称为“一群逃犯,至少暂时是计算机行业的逃犯,或不受老板器重的人。我们这些人凑到一起做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因为这都是行业巨头们根本不屑一顾的事。但我们心里清楚,我们应该抓住机会做些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