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习惯在图书馆闲逛,冲着名气,翻了翻这本书,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今天醒来又认真看了几页,直到看得反胃才停下。 我赞同海德格尔的拥护者说的:海德格尔是黑格尔的后继者。说一个哲学家是黑格尔后继者,是我能想到对一个哲学家理智的最大侮辱。 这本书所做的探讨和黑格尔一生的行文风格惊人相似:对一堆含混不清的话语做故作深沉的探索。 书名不如叫《呓语与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