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阿西莫夫《基地》****************************

  • >武力是无能者最后的手段
  • >但是让我再说一遍给你听,也许你还不了解事情的关键。当时谁都忍不住会想到的办法,就是集结所有的力量与敌人作殊死战。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也是满足自尊心的最佳方法——但是,也必然是最愚笨的。
  • >我不认为这两件事可以相提并论——糖尿病患可以用胰岛素治好,根本不用开刀,但盲肠炎却一定需要动手术,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 >四王国每年都选派最优秀的人,来端点星接受教士养成教育,成绩最佳的则留在这里继续深造。假如你以为那些学成归国的教士——他们不但连一点科学基础都没有,更糟的是,所学到的还是刻意扭曲的知识,居然能够渗透核能工程、电子学和超曲速的理论,果真如此,那你对于科学的看法就太浪漫、太愚蠢了。想要达到这种境界,必须接受一辈子的训练,还要再加上一副聪明的脑袋才行。
  • >做事光明磊落总是有好处的,尤其是对那些以卖弄玄虚著称的人而言
  • >像他这种所谓虔诚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为了自己的目的,他可以不眨眼地割断别人的喉咙,但是他却不敢危害不切实际、虚无缥缈的灵魂。
  • >假如我能把力场式削铅笔刀卖给一个贵族,他就会试图修改法律,让他自己能够合法使用。说得更露骨一点,也许你会认为很蠢,但在心理学上这是很正当的,那就是只要在战略性的地点,实施战略性的销售,就能在宫廷里建立起拥核的派系
  • >欧南·巴尔是一个老人,已经老得无所畏惧。
  • >当哈里·谢顿为我们规划未来的历史轨迹时,并没有考虑到什么显赫的英雄豪杰、名将良相,他所计算的是经济与社会的历史巨流。
  • >如果根本没有什么迫在眉睫的危险,人民的爱国心就不会被激发出来,这样,那些小小的不便,反而会令人感到难以忍受。
  • >历史上,每一个独裁专制的统治者,都喜欢以人民的福祉,换取他们心目中的光荣与武功。然而对于广大的民众,与他们有切身关系的只是那些小东西
  • >它可以预测群众对于某些刺激的反应,其精确度绝不逊于物理学对于台球反弹轨迹的预测,但其博大精深犹有过之。虽然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数学能够预测个人的任何行为,然而对于数十亿人口的集体反应,心理史学却能精确地掌握其中的动向。
  • >你把整个事件当成学术研究对象,放在显微镜底下不慌不忙地仔细观察。可是那里有我的朋友,他们已经处在生死关头,那里的整个世界,我的故乡,也快要被毁灭了。你是一个局外人,你当然不明白
  • >川陀不只是一个行星,更是银河帝国二十万星系的心脏。它唯一的功能就是行政管理,唯一的目的就是统治帝国,唯一的产物就是法律条文。
  • >你们所做的这些尝试,就像是以人力在水面拍击出来的涟漪,对于巨浪没有一点影响。谢顿的巨浪依然继续向前推进,虽然悄无声息,却是无坚不摧
  • >如果历史定律产生误差的机率较大,那只是因为历史研究的对象——人,数目并没有物理学中的原子那么多
  • >对他而言,矫揉做作地喜好各种规矩就是“有系统”,孜孜不倦、兴致勃勃地处理鸡毛蒜皮的公事就是“勤勉”;对于该做的事情优柔寡断就是“谨慎”;对于错误盲目地、固执地坚持到底就是“决心”。
  • >市长无论如何也是人民选出来的,不满意的话随时可以叫他们滚蛋。他还常常强调,一生下来就能继承的东西其实只有一样,那就是先天性的白痴
  • >他不可避免地问了一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从人类出现以来,在无数个类似如今的场合,这一句问话——一字不差——曾经从各式各样的人口中吐出来过。可是从来没有任何记载显示,这句问话除了显现威风之外,还能有什么其他的目的或用途。
  • >你的意思是说签了一张卖身契?跟一个女人?
  • >有过半数的出色演奏家,在其他方面简直就是白痴。心理学之所以这么有意思,就是因为这种古怪的现象还真不少。
  • >他顿了顿,微笑了一下,然后再以亲切和蔼的口气说:“对了,如果有人站着的话,可以坐下了,如果有谁想抽烟也请便吧。我的肉身根本不在这里,大家不必拘泥于形式。
  • >这个世界叫做新川陀!也就是新的川陀!当人们叫出这个名称之后,就已经把它与原先那个伟大的川陀之间的类似之处全都说完了
  • >他有办法调整人类的情感平衡,这听来像是一个小把戏,事实上却具有天下无敌的威力
  • >谢顿曾经做过哪些假设?第一,在未来的一千年间人类社会没有任何基本上的变化。
  • >现在,父亲一定准备发表长篇大论,告诫她什么是年轻女子不应当做的事。看来,好像根本没有什么是她们应当做的,也许只有上吊自杀是唯一的例外。
  • >然而这种方法却极为笨拙,而且表达能力明显不足,只能将心灵中细腻的思想,转换成发声器官所发出的迟钝声音
  • >追根究底,一直向深层探索下去,我们就能够发现,人类蒙受的一切苦难,都可以追溯到一个事实——那就是在银河的历史上,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了解他人的心思
  • >偶尔,从某团迷雾会透出一丝微弱模糊的讯号,而人类就是借着这些讯号互相摸索。然而,由于相互之间无法了解,也就不能彼此互信互谅,所以每个人从幼年时代开始,始终处于一种绝对孤寂的状态,时时刻刻都会感到恐惧不安。长此以往,便导致了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与迫害。
  • >人类对于自身以及社会的控制,凭借的只是随机的摸索,或者是以灵感、直觉、情感为基础的伦理体系。结果,在人类过去的历史中,从未出现过稳定度大于百分之五十五的文明
  • >心理史学定律本质上是统计性的,如果个人的反应并非是随机的,那么心理史学就会失效
  • >勉强可以算是远亲——就好像摩天大楼跟小茅屋也扯得上关系一样
  • >达瑞尔博士发现,当他那个疯狂的女儿有小命不保之虞时,银河的命运似乎变得一点都不重要了
  • >她想学卡通人物那样,将眼睛突出门外、让头留在舱内,不过没办到;她的头不由自主地跟着眼睛一起伸了出去。
  • >侯密尔听了她的这些高论,忍不住开怀大笑。他觉得很奇怪——她这些古怪的观点,究竟是从哪一本精彩的历史小说中看来的
  • >能跟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交谈,而且对方又认真地聆听你的高谈阔论,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
  • >事实上,她也一直有一个梦想,希望将来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为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尤物,只可惜基地如今不流行这一套
  • >由于某个或数个如今已无人知晓的原因,银河标准时间的基本单位——“秒”,被定义为光线行进二十九万九千七百九十二点四五八公里所需的时间。以此为基准,再将八万六千四百秒定为一个银河标准日,三百六十五个标准日定为一个银河标准年
  • >对我们而言,生命是一连串的偶然,随时随地都要随机应变。可是对于他们那些人,生命中任何事件都有既定的目的,而且一切都要按照既有的计划逐步执行。
  • >他们很可能比你更了解你的心意。假如说,他们真的对你了若指掌,或许就会故意要你表现出自以为——自以为极不可能的反应,因为他们能预知你的推理与思维方式…不论我多么深入这个循环,结果也只有去、留两种选择
  • >这实在简单得令人忍不住生气
  • >哈里·谢顿将川陀称作‘群星的尽头’,”他又细声说道,“为何不能是个诗意的意象呢?宇宙一度完全受到这个星体支配;所有的恒星都曾经跟此处保持联系;古谚有云,‘条条大路通川陀’——这里才是群星真正的尽头。
  • >只要民众深信不疑,自然就会依据这个信念行动。许多预言最后终于成真,唯一的凭借只是信心的力量,这就是所谓的‘自我实现的预言’
  • >不是每个人都能令民众同样信服,丹莫茨尔。然而,数学家却能用数学公式和术语来支持他的预言。即使谁也不了解他说些什么,大家仍会深信不疑
  • >对于那些将哈里·谢顿视为传奇性半人半神的后人而言,谢顿此刻的形象——没有满头白发、没有布满皱纹的老脸、没有放射智慧光芒的微笑、没有坐在轮椅上——似乎是一种亵渎
  • >每个成功的政治人物、商人,或是从事任何行业的人,都必须能够对未来做出估计,而且估计得相当准,否则他们不会成功
  •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这就是你的用处。你根本不需要预测未来,只要选择一个未来——一个好的未来、一个有用的未来。然后做出一种预测,让所有人类的情绪和反应发生变化,以便实现你预测的那个未来。与其预测一个坏的未来,不如制造一个好的未来
  • >假如他成功了,有办法预测未来,不论是多么朦胧模糊,也等于掌握了极大的权力。即使他自己不希望拥有权力——我总认为如此自制的人少之又少,他也可能会被别人利用
  • >皇帝一直遭到囚禁,不论他自已是否承认这一点。那可能是全银河最豪华的一座牢狱,但却无法改变牢狱的事实
  • >因为他很关心自己在历史上的地位,这是没什么成就的老人常有的心态
  • >反重力太空飞行,然而那需要很多的技术性突破;据我所知,大多数物理学家坚决相信绝无可能——话说回来,当初,他们大多认为连重力升降机都绝无可能
  • >“我只答应试试看。”谢顿一面说,一而想道:就像是答应试着用沙土搓出一条绳子。
  • >在这段期间,他们将内心的愤恨发泄殆尽,沉溺于年轻革命家的一切自大自满,等他们在帝国体制中谋得一官半职后,就很容易变得既温顺又服从
  • >政府为了这许多原因,总是谨慎地保持每所大学的自由。这根本不是他们有什么雅量,只能算是精明罢了
  • >“你有一种虐待狂的幽默感。” “你要剥夺我的乐趣吗?”
  • >假如你想决定一个物体如何落下。你不必关心它是新还是旧,是红还是绿,或者是否具有某种气味。忽略掉这些性质,你就避免了不必要的复杂。你可将这种简化称为模型或仿真,可以把它实际展现在电脑屏幕上,或是以数学关系式描述
  • >相信某些实体独立于自然律之外,比如说不受能量守恒或作用量常数存在的限制
  • >在自然物质世界中拥有较少本钱的成员,比较容易在你所谓的超自然论中找到慰藉。例如穷人、出身卑微者,以及遭受压迫的人。
  • >“多可怕啊。”铎丝说,“你把人类看成简单的机械装置——只要按下这个钮,就得到那种反应。” “并非如此,因为许多钮会依不同程度同时被按下,许许多多相异的反应将因而引发,以致对未来的整体预测必将是统计性的,所以独立个体仍是自由因子。”
  • >举例而言,成功的宗教有积聚财富的倾向,到头来可能扭曲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顺便提一下,这是人类历史的无数法则之一,你的人性学基本定律——无论你管它叫什么——必须能把它导出来
  • >吃到一个非常特殊的口味,令你终身难忘,但是机会就只那么一次。我九岁的时候吃过一个——”她的兴奋表情突然消失无踪,“这是一件好事,让你体味到世事无常。”
  • >在每个世界上,最早期的历史都是一堆大杂烩,充满了说教式的英雄事迹与迷你剧本,只可视为一种道德剧,不能太过当真
  • >任何遭禁的事物都会产生性吸引力。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妇女随时袒胸的社会,你会不会对女性的乳房特别感兴趣
  • >狄罗德行星曾有过一段时期,未婚性行为是绝对自由的,未婚者可拥有多个性伴侣,公开性行为只有在阻碍交通时才会引起反感。然而一旦结婚之后,双方就会绝对遵守一夫一妻制。他们的理论是先让一个人实现所有的幻想,这个人就能定下心来面对严肃的生活
  • >在数学中,我们一天到晚在说‘假设’,看看是否会导致什么明显的错误,或是自相矛盾的结果
  • >为何那么多人过着庸庸碌碌的日子,从未试图找出许多问题的答案,甚至根本未曾想到那些问题?人生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比寻找答案更令人感到振奋
  • >统治阶级力行禁欲生活的少之又少,只有在公开场合例外。把这点记在你的笔记簿上,作为心理史学的金科玉律之一
  • >无论如何,我所做过的一切,或是可能做的任何事,都没有严重到需要以皇位作为惩罚
  • >过去也一定曾有一段时期,在核心自然定律发现之前,物理学似乎只是一堆毫无关联的观察结果
  • >“太糟了’这句话嘴巴说说倒很容易。你说你不敢苟同,这样你就能成为一个好人,然后你就可以管你自己的事,再也不用关心这个问题。这要比‘太糟了’还要糟许多倍,它抵触了所有高尚、自然的事物
  • >外围世界的微小影响可在事后再加进来,作为一种二阶修正
  • >情感,亲爱的谢顿,是人类行动的一个强大动力,远比人类自已所了解的更为强大。你无法明白轻轻一碰能达到多大效果,以及我多不情愿这样做
  • >不论你是什么,你还是铎丝
  • >他说的是:‘政府即人民’。” 谢顿点了点头。“嗯,你可知道,我相当认同这个想法。” “我也是,我全心全意赞成——假使久瑞南真是这个意思。但其实不是,他只是拿它当踏脚石。那是个手段,而不是目的。他要把丹莫茨尔赶下台,接下来,控制克里昂一世就很简单。然后久瑞南自己会坐上皇位,到时他就成了人民。
  • >除了谢顿自己,没人处理得了心理史学。假使他是因为受到强迫,才站到我们这边,那我们永远都无法确定他是否忠诚。他难道不会力陈某种行动方针,表面看来似乎对我们有利,但其实却经过巧妙设计,以致一段时日后,我们才发现自己一夕之间被摧毁了
  • >尤其是川陀人,他们宁死不愿困在原始的环境里,却喜欢梦想这种地方。
  • >民间故事通常都是世界性的,顶多只是面貌稍有不同
  • >对于热得快死的人,法律根本没法帮他降温
  • >直觉是人类心灵特有的能力。能根据不完整,甚至可能造成误导的资料,归结出正确的答案,这种艺术就是直觉
  • >是不是年轻时便显得老成,以免日后发生变化会比较好呢
  • >当信仰影响到民众的信用点时,很快就不再受欢迎了
  • >历史证明语言的确能摇撼山岳
  • >我的观点是达尔人和其他人一样坏,他们希望受到平等待遇,他们也得到了,可是有机会的时候,他们却不愿平等对待别人。
  • >他住在达尔,对平等思想很狂热,认为久瑞南的伟大只有达尔椰子霜才比得上
  • >你我的关系不是因爱结合的婚姻——那在一年内便会褪色——而是因互利而结合的婚姻,在我们有生之年都能持续不坠。我们要互相信任。
  • >首相不该有心软的时候,但谢顿早在当上首相前便已是谢顿
  • >“你是说,这谢顿是个算命的?” “心理史学不是普通的算命,它是一种科学。”
  • >你爱我,你的爱使我成了……人类
  • >怜惜之余,想到自己这一生竟然没什么值得伤心的事,阿马瑞尔双颊不觉也垂下泪滴。
  • >他操控人的心灵,就像你我操控语言一样容易
  • >比自己年轻两岁,却过世了,多年的老友,竟然疏于联络到这种程度
  • >心理史学通常被视为数学的一支,专门研究在某些特定的条件下,人类群体受到某种刺激之后的整体反应。换句话说。理论上,它能够预测社会与历史的变迁
  • >我有一种感觉,葛兰,文明的进步只不过是加强对隐私权的限制罢了
  • >我唯一的过错是从不在乎人际关系,这一点我承认,对于那些还没老到无法掌权,却早就变成老糊涂的笨蛋,我在他们身上花的心思太少了
  • >“每个人都只欣赏自己的故乡。”崔维兹随口答道,他有丰富的太空旅行经验,十分明白这个道理。
  • >看在宇宙所有黑洞份上,千万别去寻找第二基地
  • >越接近真话的谎言越好,真话本身倘使运用得当,则能成为一则最佳的谎言。
  • >这位阿姆女子立刻露出羞答答的笑容,看起来跟银河中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两样。
  • >人类总是有一种倾向,认为自己的世界必定优于邻近世界,自己的文化比其他世界的更古老、更优越。其他世界拥有的好东西,都是从自己这里传过去的;而别人的坏东西,则是在流传的过程中遭到扭曲或误用,或者根本就是源自他处。另外还有一个共通的倾向,就是将优越与久远画上等号。
  • >那样的传说数之不尽。即使内容荒诞不经,外人从来不会买帐,但是在创造那些传说的世界上,由于本土意识作祟,人们总是拒绝否认
  • >不论神话也好、传说也罢,都不可能完全凭空杜撰。任何事都不会无中生有,不论神话传说如何添油加醋,如何背离事实,后面必定隐藏着一个真实的核心
  • >我向银河中每一颗矮星发誓,我的确也有这种冲动。
  • >因为我们主宰着真正重要的事物。那些人拥有的物质文明产物,其实根本是微不足道的东西
  • >典型的错觉之一,就是以为真正的力量必须表里一致
  • >我感觉你的精神很正常——但这或许是我的精神跟你一样不正常,也处于同样的幻觉之中。不过这种辩证一点用也没有。也许所有人类精神全不正常,全都陷于同一个幻觉之中,真实的宇宙可能是一片浑沌混乱,这种说法同样也无法反证。可是我们除了相信自己的理智之外,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 >鱼类、海豚、企鹅、乌贼这些据说是源自地球的生物,以及甚至不是地球物种的围韧,它们在黏滞介质中运动的办法,都是将身体演化成流线型。因此,这些生物的基因构造虽然截然不同,外型却没多大差别——文明的产物也可能如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