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富论》(英语:The Wealth of Nations)全名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

我喜欢对亚当·斯密的这段评价:

这个人有强大的分析能力,能对他的笔记本中所有的材料进行筛选;又有强大的综合能力,能按照新的和引人注目的方式将其重新组合起来.

—摘自亚当·斯密《国富论》—

  • > 每年劳动的产品供应每年的消费
  • > 一国国民每年的劳动,是最初供应他们每年消费的全部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的资源,这一资源总是由这种劳动的直接产品或用这种直接产品从他国换来的产品构成的
  • > 在从事渔猎的野蛮国家,每一个能工作的人都或多或少地从事有用劳动,力图尽可能地为自己或为自己的家庭或部落中那些过老、过幼或过于孱弱以致不能从事渔猎的人提供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可是,这种国家穷得太可怜了,以致仅仅是由于贫穷,常常落到了、或者至少是自认为落到了这种地步:有时不得不直接摧毁自己的幼儿、老人或长期患病的人,有时则任凭他们饿死或由野兽吞噬。
  • > 社会整个劳动的产品的数量是如此巨大,以致所有的人常常都能得到丰富的供应,一个工人,即使是最低级最贫穷的工人,只要他勤劳节俭,也能享受比任何一个野蛮人可能得到的更大份额的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
  • > 虽然这些不同的计划首先或许是由于某些阶级的人们的私人利益和偏见而采用的,丝毫没有考虑到或预见到它们对社会一般福利的后果
  • > 必须有货币来促进劳动分工,因为劳动分工是依存于交换的。这就自然而然地走向实行交换的条件,即是价值和价格.
  • > 劳动分工是劳动效率提高的主要原因
  • > 制针这一重要的业务就分成了大约18道不同的工序
  • > 农业的性质与制造业不同,不容许做那么细致的劳动分工.
  • > 第一,由于每一个工人的熟练程度的提高;第二,由于节约了从一种工作转向另一种工作普通所丧失的时间;最后,由于发明了很多的机器,便利和简单化了劳动,使一个人能干许多人的活。
  • > 我见到几个20岁以下的青年,他们除了制钉以外没有做过任何其他的手艺,当他们奋力而为时,每人每天能造出2300枚钉子
  • > 完成这些制造品的某些操作的速度,在那些没有亲眼目睹的人看来,好像是人手不可能达到的。
  • > 每一个农村劳动者,每隔半个小时就得改变他的工作和工具,一辈子几乎每天要干20种不同的活,自然而然地或者说必然地会养成闲荡和漫不经心的习惯,使得他几乎总是懒懒散散,即使在最紧迫的场合,也不能用力冲击
  • > 使劳动得以如此便利和简化的所有那些机器的发明,最初似乎都是由于劳动分工。当人们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单独一个目标上、而不是分散在许许多多的事物上时,他们就更有可能发现比较容易和比较迅捷地达到任何目的的方法。
  • > 在劳动分工最细的那些制造业中所使用的机器,大部分最初都是普通工人的发明,他们每个人都从事非常简单的操作,自然要用心去找出完成工作的比较容易和比较迅捷的方法
  • > 最初的蒸汽机常常要雇用一个男孩,当活塞上升或下降时,就去打开或关闭汽锅与汽缸之间的通道。有一个贪玩的孩子注意到,用绳子把开闭这个通道的活门的柄系在机器的另一部分上,活门就能自动开闭,于是他可以自由地去和同伴玩耍。自从这种机器初次发明以来,最大的改进之一就这样由一个想节约自己劳动的儿童发现了。
  • > 他们(哲学家/思想家)的职业就是什么事也不做,但是要观察每一件事情;因此,他们常常能把相距遥远和极不相同的事物的力量连结在一起。
  • > 于是一个治理得很好的社会出现了普遍富裕
  • > 让我们只来看看牧羊人用来剪羊毛的剪刀这一非常简单的机械,它就需要有各种不同的劳动。采矿工、熔矿炉制造工、伐木工、熔矿炉所用焦炭的烧炭工、造砖人、泥水匠、护炉工、磨坊设计与建筑人、锻工、铁匠,全都必须把他们的不同手艺结合起来,才能生产出剪刀
  • > 没有成千上万人的帮助和合作,一个文明社会中的最卑贱的工人,就不可能得到他普通所得到的那种(按照我们的非常错误的设想是)平常的简单的生活用品。
  • > 一个欧洲君主的生活用品,并非总是大大超过一个勤劳节俭的农民的生活用品,而这个农民的生活用品却总是超过许多非洲君主的生活用品,这些君主正是数以万计的赤裸野蛮人的生命与自由的绝对主宰啊。
  • > 他认为劳动分工是多年来经济发展的手段。对于“野蛮人”来说,这是“改善他们的状况的最可信赖的方法”。因为“……如果一个人全身心地生产弓和箭,而另一个人提供食物,第三个人建造房子,第四个人做衣服,第五个人生产器具,那么,各行各业在同样的年数里会比五个人杂乱地进行生产有较大的提高”(《蜜蜂的寓言》)
  • > 劳动分工能让不同的工人完全去做最适于他们的非由教育和实践得来的品质(如年龄、性别、身材大小和体力)的那种工作,这一事实部分地被忽视了,部分地被否认了,
  • > 劳动分工起因于人性中进行交换的倾向
  • > 劳动分工提供了那么多的好处,它最初却并不是由于任何人类的智慧,预见到并想要得到分工所能带来的普遍富裕。它是人性中某种倾向的必然结果,虽然是非常缓慢的和逐渐的结果,这是一种互通有无、进行物物交换、彼此交易的倾向,它不考虑什么广泛的功利。
  • > 当一只动物想要从人或另一只动物得到什么东西时,它除了获得它所乞求的对方的好感之外,没有其他的说服劝诱的手段。一只小狗向母狗摇尾乞怜,一只长毛垂耳狗做出千般姿态,去吸引餐桌上主人的注意,以便从而得到食物。人对他的同胞有时也使用相同的手腕,当他无法使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时,就百般卑颜屈节、阿谀奉承,企图博得他们的欢心
  • > 每一个体当长到成年时,都是全然独立的,在这种自然状态中不需要有其他动物的帮助
  • > 他如果诉诸他们的自利之心(self-love),向他们表明,他要求他们所做的事情是于他们自己有好处的,那他就更有可能如愿以偿。任何想要同他人做买卖的人,都是这样提议的。给我那个我想要的东西,就能得这个你想要的东西,这就是每项交易的意义;
  • > 不是从屠夫、酿酒师和面包师的恩惠,我们期望得到自己的饭食,而是从他们自利的打算。我们不是向他们乞求仁慈,而是诉诸他们的自利之心,从来不向他们谈自己的需要,而只是谈对他们的好处。除了乞丐之外,没有人完全依靠自己的同胞们的仁慈来生活。
  • > 通过契约、通过交换、通过购买
  • > 交换倾向受到自利心的鼓励,并导致劳动分工
  • > 不同的人所具有的天赋才能的差异在实际上比我们所想象的要小得多;成年人从事不同的职业所表现出来的非常不同的才能,在许多场合,与其说是劳动分工的原因,不如说是劳动分工的结果。最不相同的人物之间的差异,例如一个哲学家和一个普通的街头搬运夫之间的差异,似乎不是由于天赋,而是由于习惯、风俗和教育所产生的。
  • > 大约在那个年龄,或随后不久,他们开始从事非常不同的职业。于是,才能的不同开始被注意到,并且逐渐扩大,直到最后,哲学家的虚荣心就不肯承认有任何的相似之处。
  • > 分工使得才能的差异比天赋的差异更加重要
  • > 在人中间最不同的才能对彼此都有用处;他们的各自才能的产品,通过互通有无、交易和交换的一般天性,仿佛变成了一种共同的财富,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购买到他所需要的其他人的才能的产品的一部分。
  • > 在受到教育的培养以前,所有的人在体力方面,甚至在智力和才能方面,差不多都是相等的
  • > 当市场很小时,没有人能得到任何的鼓励,去专门从事一种职业,这是因为,他没有能力去把他自己劳动产品的远远超过自己消费的剩余部分,去交换他所需要的其他人劳动的剩余部分产品。
  • > 有些种类的产业,即使是最低级的一种,只能在大城市中进行。例如,一个搬运夫在其他地方就找不到工作和衣食
  • > 乡村工人几乎到处都要干大体上使用同一种材料的所有各种不同的行业。一个乡村的木匠要做使用木材的每一种工作;
  • > 有什么货物承担得起陆运的费用呢?即使有,又有什么方法能使货物安全通过那么多的野蛮民族的领土呢?
  • > 现今在两个城市间彼此进行着巨额的贸易,由于相互提供市场,对各自的产业给予了大量的鼓励。
  • > 地中海是世界闻名的最大的内陆海,没有潮汐,因而除了大风引起的风浪以外没有任何波涛,水面一平如镜,岛屿众多,又与邻近的海岸贴近,所以,极其有利于世界最初的航运事业
  • > 劳动分工一旦确立,每个人就靠交换来生活
  • > 除了自己劳动的特殊产品以外,随时随地带有一定数量的某种商品,他设想用这种商品来交换他人的劳动产品时是没有人会拒绝接受的。
  • > 金属不仅能像任何其他商品一样,保存起来不受丝毫损失,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它更不容易损坏,而且还可以不受损失地分割成许许多多的小块,又可以很容易地再把它们熔合起来;这种性质是任何其他同样耐久的商品所不具备的
  • > 最终采用金属,因其耐久和可分
  • > 在铸币制度建立以前,除非通过这种繁琐困难的手续,人们总是可能会受到最大的欺骗,
  • > 在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由于君主和国家的贪婪与不公,他们背弃自己臣民的信任,逐渐减少铸币中原来含有的金属的数量。
  • > 在用货物交换货币或用货物交换货物中,人们自然遵守的法则是什么,我现在将进行考察。这种法则决定着可以称为的货物的相对价值或交换价值。
  • > 有时表示某一特定物品的效用,有时又表示占有该物品时所带来的购买其他货物的力量。
  • > 但在我力图说得明白无误之余,一个题目由于其性质的极端抽象,可能仍然不免有些晦涩不清。
  • > 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的一般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即抽象劳动。商品是用来交换并能满足人们某种需要的产品
  • > 商品的价值量是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即在现有的社会正常生产条件下,在社会平均的劳动熟练程度和劳动强度下制造某种使用价值所需要的劳动时间)决定的。
  • > 一个人是富还是穷,依他所能享受的生活必需品、便利品和娱乐品的程度而定
  • > 劳动是衡量一切商品的交换价值的真实尺度。
  • > 劳动是为购买一切东西支付的首次价格,是最初的购买货币
  • > 正如霍布斯先生所说,财富就是权力
  • > 拥有财富立即地直接地给他带来的权力是购买力,一种对所有劳动的支配力,或对当时在市场上的所有劳动产品的支配力。
  • > 或他人劳动产品的数量成精确的比例。每一件东西的交换价格,一定总是恰恰等于它给它的拥有者带来的这种力量的大小。
  • > 财富是购买劳动的力量
  • > 对于艰难或智巧,不可能找到任何精确的衡量方法
  • > 这不是用任何精确的尺度来调节的,而是通过市场上的讨价还价
  • > 本身价值不断变化的一种商品,决不能成为其他商品的价值的精确尺度
  • > 按照他的普通的健康、体力和精神状态,按照他的技能和熟练程度的普通状态,必然总是牺牲相同部分的安逸、自由和快乐。他所支付的价格必然总是相同的,不管他得到回报的货物的数量如何
  • > 凡是难于找到、或是要花费许多劳动才能得到的东西,价格就贵;凡是容易找到,或只花很少劳动就能得到的东西,价格就贱。
  • > 虽然同等数量的劳动对劳动者来说总是具有同等的价值,对于雇用他的人来说,却似乎有时价值大些,有时价值又小些。他有时用较大量、有时用较小量的货物去购买这同等数量的劳动,
  • > 劳动者是富还是穷,是报酬得好些还是坏些,与他的劳动的真实价格成比例,而不是与其名义价格成比例。
  • > 用谷物规定的地租比用货币规定的地租更能保持地租的价值
  • > 能使其持有者购得或支配差不多相同的他人劳动。我说的是,等量谷物比等量的几乎任何其他商品更可能购得或支配等量劳动
  • > 谷物地租真实价值的变化,从一个世纪到一个世纪来说,比货币地租真实价值的变化要小得多
  • > 劳动显然是唯一普遍的、唯一精确的价值尺度

wai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