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积攒这种耐心的方式,是用感受来弥补事件的贫瘠。在一定程度上,我相信这不是渡过有意义人生的一种方式。它是渡过有意义人生的唯一方式。我相信是一个人感受的丰富性、而不是发生在他生活中的事件的密度,决定他生活的质地;是一个人的眼睛、而不是他眼前的景色,决定他生活的色彩   ————刘瑜

之前觉得pelican写东西并不算方便,于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

今天花了点时间为pelican写了个自动化脚本,以后专注于文字就行了,让git来帮我管理。

其实很早之前就依赖于文字来储存生活了,我知道我大脑的内存很低很低,要是没有文字,就只能活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地的时空里。偶尔翻开之前记下的东西,时间如空间一般展开呈现在眼前。

竟有在钱包丢后失而复得的感觉。

每天睡前腾出一点时间,记录一下吧。

就为我自己这零碎平凡,但对我而言有趣得很的生活。

放小姐说:

  • >人生总有某一时刻,你说的你写的,是其他任何人、包括你自己,永远都无法再复制的。也许十四年后我回头看看现在写的这些,依旧会想起当时的幸福。

刘瑜说:

  • >人生若有知己相伴固然妙不可言,但那可遇而不可求,真的,也许既不可遇又不可求,可求的只有你自己,你要俯下身去,朝着幽暗深处的自己伸出手去。

大三以来渐是固执地相信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人际关系就像刘瑜说得其实懒得经营了,交流是个多么困难的事,须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你们有相似的知识品性,相似的空闲时间,还得处于相似的心境下。

不如向深处的自己伸出手去。

writing for m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