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并不大,淅淅沥沥,下了一天。

傍晚下班,下电梯的时候,突然想到,昨晚本来打算同一朋友聊认知论相关的东西,结果昨晚回来的迟,之后又读了封邮件,把这事给忘了。

一时兴起,决定穿着拖鞋,打着伞,就不坐地铁,走回去好了,边走边继续昨天的话题。认知论相关的问题是在是我遇到过最有趣的问题之一,难得遇到个感兴趣的朋友,秉烛夜谈恐怕太难,打着伞,吹着冷风,边走边聊,却也是惬意之极。

从罗素的《哲学问题》开始,然后可能会路过笛卡尔,洛克,贝克莱,到休谟的时候,最有趣了,休谟一拳打出去,之后的数百年来,大家都很受伤,之后康德做出迎击,一路风起云涌,吸引了一大批顶尖的头脑,比历史进程中沿途的刀光血影精彩百倍。

沿路梧桐,车如流水。

我正兴致盎然胡扯一通,想着如何能把这些线索理清,又能讲得有趣。

可发现小伙伴此时却不在线呀,满腔热情,多么可惜。本来都想好,聊得起劲的话,索性沿途买些水果,边聊边吃,一手提包,一手拿吃的,索性就不撑伞淋回去,再洗个澡好啦

loneliness.png

我想象这样一种美好

合适的时间,合适的话题,遇到合适的人也恰好处于相似的心境之下,是多么难得,需要运气,而近乎奢侈的一件事呀

而天气正好,下点小雨,穿着拖鞋,该是多么落魄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