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份真挚的恋情里,我们变得成熟。 正是在这种关系里,我们开始认真对待另一个不同于自己的个体,ta有不一样的生活信念,不一样的理想追求,完全一致是少见的。 如此一来,我们便需要从自我世界里探出头来,在年少时,我们很少这样做,年少时,自我为中心的情感,通常是自恋的某种变体 与恋人之间的观念不同,不再是与我无关的形而上学分歧。它将影响到日常生活和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不得不认真对待。 因为我们重视ta,对面的人,与我们完全对等,与我们一样重要。我们因此需要真诚去讨论,去争辩,不可回避,如果没有因此分道扬镳,就需要尽力取得某种共识。 恋人,是外部世界深入我们灵魂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