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HH Ingalls在《Smalltalk背后的设计原则》开篇里说“Smalltalk项目的目标是为所有人的创新精神提供计算机支持” 接着他着手论述如何实现这个目标,如果不看标题,还以为这是一篇关于认识论的哲学讨论,仿佛柏拉图在答复维特根斯坦。 文章结尾处说,“随着时间的流逝,计算机对创新精神的支持正变得越来越好”,这点,我举双手反对,它似乎越来越糟,至少现在是这样。 Daniel、Alan Kay、Seymour、Minsky、Bret…为计算机支持创新精神做了不朽的工作,从这群人那里诞生了LOGO、Smalltalk、Etoys、Scratch、Dynamicland… 他们之后呢?今天,这个领域要比过去热闹多了,各国政府都忙着把这块纳入基础教育,人们动则投入数亿资金,可至今甚至都没有比Scratch更好的东西。 人们拿着大量资源,抄一抄Scratch,说着提升思维的陈词滥调,努力让新工具适应旧传统,放着《Mindstorms》没空读,却忙于构建精致的狗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