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学到一个非常妙的词语: 垄断撒谎权。 这些时日可算是领会了它的威力 最早从柏拉图那儿听到这个想法。作为部落主义和极权主义的主要鼓吹者,柏拉图为构建他的"理想国"殚精竭虑,为了构建这样的集权国家,柏拉图提着木偶线,让苏格拉底说道: 大概是治理者为了被治理者的利益,有时不得不使用一些假话和欺骗。我以为我们说过,它们都是作为一种药物使用的。 柏拉图又说 它是城邦统治者的事,如果说它属于谁的话,去撒谎,为了城邦的利益欺骗他的敌人和他的公民。其他人绝不能沾染这种特权。 柏拉图的原创性总是毋庸置疑的,"为了被治理者的利益" 这类广受后来的极权主义者喜爱的话术,多由柏拉图率先想到。相比于后来极权主义者的扭扭捏捏,一会儿是"宣传"一会儿是"舆论",柏拉图坦诚得多,老老实实承认垄断撒谎权而已。 无耻再难近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