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一个操作系统有多难? 一个含混不清的问题, 通常可以聚集一群骗子和天才。 颇似人生的意义这个问题下, 聚集了一群的醉汉和英雄。 从慷慨陈词这个视角来看, 前者通常都占尽优势。 这问题说难也难, 对于Ken Thompson而言,需要拉上好基友,站在前人肩膀(Multics),捣鼓出一门顺手的语言,再用这门语言打造新的系统。 说易也易, 对于Linus而言,搞一个系统只是一个心血来潮的大学生,闲着蛋疼的业余爱好。 它有时靠运气, 对于乔布斯而言,它来自得到一次参观施乐实验室的机会,被Alan Kay 的演示震惊之后的迅速模仿 它有时看财力, 对于Google而言,操作系统,安卓挺好!买它买它! 它有时也大道至简,甚至可以从0开始, 不信来看PPT和 readme.m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