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比较卢梭的哲学和品性 究竟哪个更坏一些 是一件困难事 因为目之所及 两者都不见下限 它们恰如罂粟花 有蛊惑人心的美 妖冶 夺目 但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