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t Victor在五年前做了一个演讲(【Seeing Spaces】),提到说,如果你在构建一个复杂系统,它不只是材料的堆叠,它有复杂的行为和内部智能,像飞行器、平衡车、交互艺术…他们接受外部世界的输入,并作出反馈。对于这样的创造,今天的创客空间是远远不够的,你需要的不只是3D打印机、激光切割机、电烙铁… 这里的关键并不是如何建造它,而是如何理解它。在这个意义上,Dynamicland正在把SmallTalk发明的IDE(开发环境 这个名词里便有空间的隐喻)概念带到创造空间中 scratch最优秀的设计正在于它的交互式风格带来的可理解性(repl),这个特性从smalltalk继承而来。非常诡异的是,scratch的国内模仿者们纷纷把积木生成为代码,以为这样能让学习者看到“真实”的东西。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是,他们在使用“看到”这个词最原始的含义:用眼睛看到,而不是用脑子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