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懒散惯了的人,厌恶过于正规或严肃的东西。尤其是装作严肃。

有时间的话,我大多用来看书或睡觉,很少能静下心来写些东西。

当然也想养成写作的习惯,这样你就有可能站在生活的外边。等于你同时拥有两个生活,夸张点说,你赚到了另一个平行人生,其中一个你尽管沦陷在喜怒哀乐里,尽管去追逐,去表白,去拼搏,去痛哭。另一个你,只是安静地看着,不参与,不说话;那个你冷静,孤傲,不食人间烟火。

我总是很羡慕能用心写作的人,他们一定也是很用心生活的。

这样的人一定很有趣。

我从小到大,受过最好的一句评价是“你真是个有趣的人”,为此我足足乐了三天。这也是我能想象到的对一个人最美妙的评价,近乎浪漫。

我常常想不就是写作吗,牙一咬,心一横,坚持个三五天,就养成习惯了,之后就可以像播种之后的农夫,静静等待收获就行。

如你所料,都没能坚持下来,总觉得写作不如胡思乱想有趣,觉得思路老是被束缚,正当奋力一跃,却不料翅膀张不开。我认真想了想,可能是我太把它当回事了,总想把话说得漂亮些,就像一个缺乏自信的人,穿着不合身的衣服,为的是看着体面。

为了养成写作的习惯,我应当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写,素颜以对吧,这样它就成为一种真实的生活的方式了,而不是面具舞会。

be m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