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摆地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周末晚上去摆地摊

朋友分享了一个链接,读罢,举头望月,低头沉思,一番深思熟虑之后,终于拿定主意,周末去摆地摊卖书!

不卖新的,不卖盗版的,就卖读过的旧书。每一本我都仔细检查,生怕里边夹了书信,或有见不得人的便签纸条。

我都想好了,几点开业,几点收场。

晚风湍似水,鬓影与衣香。

月色温柔的时候就晚些回去,行人太少的时候就自顾自地看书,遇上城管就跑,遇到下雨就盖保鲜膜。

遇上聊得来的,即便不买,也是非送一本不可的。

如果Ta同我说起网络诗词,我就说你帮我照看下书摊,我去去就回,我飞也似的跑到附近的打印店,拔出U盘,一会儿工夫,回到书摊,说有劳啦,一手拿着冰棍,一手拿着一叠打印装订好的A4纸说,这是孟依依的《月出集》,这是醉卧长安《千山集》,这是小眉的《空花集》,这是柠檬味的冰棍,都是我顶喜欢的,拿着,不收你钱,冰棍钱也不收。

如果Ta同我聊起古籍,Ta说你这里有《论语》吗,我头也不抬地说,真是抱歉啊,我不喜欢孔子呢,Ta接着说没有《论语》的话,有《论语心得》吗,我就说不好意思啊,我不卖畅销书呢,Ta抚掌而笑说,我喜欢不卖这些臭气熏天的书的摊子,Ta接着神秘兮兮地说,我猜你一定卖《庄子》《世说新语》《浮生六记》《幽梦影》也许还有《金瓶梅》对不对,我开心极了,却偏说不对不对,这些也是没有的,接着忍不住笑出来说,这些我都不卖的,我只送人,我都送你好不好,我猜你还喜欢张岱,李渔,袁枚对不对。Ta眉开眼笑说,这些也都送我的话,你就没书摆摊啦,我说这也无妨,明天换你拎着这堆书来摆摊,还从自家带来更多的书,我假装碰巧路过,你指不定就把它们全送我了,我失的那些书不正像塞翁失的那匹马么

如果Ta同我聊起笛卡尔,我就问Ta,你是不是也读休谟,如果Ta点头,我克制不住激动,又不无同情地说,我上学时,也遭遇过他们,留下不可愈合的创伤,而后在叔本华那里找到过一些安慰,此后又颠沛流离,直到最近遇到分析哲学,发现它就是我一直期待的东西,可能治愈怀疑论的创伤。于是我一头扎进书堆,去找罗素和维特根斯坦。我一边找一边说“问题是通过消除而被解决的”

真是期待周末啊,可是书呢,对啊书呢,我特么哪儿来的书呢,我这大半年都用的kindle啊。

上一本纸质书是砖块厚的《代码大全》,大半年前买的,上上一本,就根本记不得了。

火把已备,东风不来,颇为心塞。

可是,还是想去摆地摊啊




Fork me on GitHub